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江南无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诗句
江南,是个极清秀的水乡。
   这几天却总是雾霭霭的。就连站在木门前,望着脚下的青石板桥,也消失在了不远处的白雾中……
   水脉来这里好久了,虽然大家都不讨厌她却也都有意地疏远她,避着她。她知道原因,却无法改变,只能笑而不语。
   是的,水脉其实本不是这郁府的人,而是郁府的郁老爷听信了江湖术士的话,从很远的地方带回的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陪伴独子左右,到其婚龄,完婚即可。
   郁府独子郁默生,从小就体弱多病,药方喝了多少,换了多少方子,看了多少大夫,请了多少神医,都还是如此,甚至一次不如一次。直到一位游走江湖的术士的一番话,于是,水脉便来到了郁府。那年郁默生十六岁,水脉十三岁。
   那天风和日丽,魏管家带着水脉进了后苑,映入眼帘的到处都是青翠的碧竹,青茫茫的一大片。绕了弯,忽见一高阁,高阁下是一湾碧绿池塘,睡莲开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犹如花灯一般绚烂。魏管家引水脉去了阁楼下的九曲回廊,只见一个如谪仙般的白袍男子,在方桌前背手而立,右手在写画些什么……
   魏管家在一米之外开口“少爷,这是老爷带回的姑娘。”见那人久久未回应,便转身道“姑娘且等着。”之后自己便走了。
   廊里只剩下一身青衣的水脉与青竹融为一体,和那不染纤尘的白衣。风吹得湖面微波荡漾;杨柳依依,还伴随着窸窸窣窣的风吹竹叶声,吹得桌上的宣纸哗哗作响,吹得郁默生的白袍袂起,吹得两人的墨发在风中纠缠。
   静默了许久,郁默生的干咳打破了谧静。水脉看到一旁塌椅上的披风,才拿起来走上前去,踮起脚尖,小心地给郁生披上,随即又退了回去。
   “你,很怕我?”郁默生晕了一下毛笔,背对着水脉轻问。
   “……有点儿……”水脉犹豫了会小声的回答。因为水脉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怎样的脾气。
   郁默生哼了声“真是可笑!咳咳,既然你也是怕这怪病的,为何还要来?!”激动的咳了咳却又像自讽一般勾了勾嘴角,心下道“呵,果真啊……”
   “不,不是。”水脉慌忙的摆着双手摇着头。
   “那是如何?”郁默生生冷却又虚弱地质问。
   “怕打扰了少爷。”水脉盯着只能看到的宣纸角如实道。
   郁生沉默了会开口“姑娘叫什么名字?”
   “水脉。”
   “可识得字?”笔起字便落在了洁白的宣纸上。
   “不识得。”水脉自卑的摇了摇头。
   “过来。”
   听到郁生唤自己,水脉便踌躇走了过去,到了郁默生一侧听得他问“可怕我?”
   “不怕”水脉鼓起勇气说,说不怕就刚刚郁默生那脾气,是假的。
   郁默生拉起水脉圈入怀中,水脉自是大吃一惊,却也没有叫出声。
   “咳咳,拿着。”郁生对怀中拘谨的水脉道。
   水脉纤玉的小手微抖着接过郁生手中的毛笔,郁生随即便将那小拳头包裹于大掌中行云流水似的在纸上写了“水脉”两字。
   “这便是你的名字。”郁生对着水脉淡然开口。
   愣了愣,水脉点点头。闻着郁生身上淡淡的笔墨夹着药香的气味,萦绕着两人。
   这也许就是水脉对郁默生的第一印象吧。他仿佛就像一位坠入尘世的谪仙,并没有别人口中传的那般可怕……甚至就连对陌生人都那么温柔。郁生紧握着水脉的手反复写了好多遍,水脉嗅着那淡淡的墨药香味,虽然他的怀抱有丝凉意。
   “可记住了?”郁默生松开水脉,在染坛里晕了一下笔,挂于笔架,任意毛笔来回摆动。
   水脉一直在清静的后苑照顾郁生,因郁生的病罕见之至,府里的人虽嘴上不说,但心里却都明白,故称之怪病,不敢靠近,无非就是这个原因吧。这样一来使原本就安静后苑更加静谧了。
   这天,身穿青罗烟纱裙的水脉在桥旁百无聊赖地用折柳逗着湖里的锦鲤,一旁的郁默生默默地盯着水脉笑。
  
   武汉医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 “是梦吗?”郁默生问自己,忽而吹来了一阵微风,波光粼粼,杨柳荡在了湖面上泛出阵阵涟漪。衣袂,发丝,又纠缠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梦中的记忆是真的吗?“不!不会!不可能!”郁默生脸色稍变,轻轻叹口气摸了摸水脉柔顺的秀发。
   “怎么了?”听到郁生的轻叹水脉转头疑惑地问。
   郁默生温柔地勾起嘴角“……脉脉,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咳咳,都不要离开。”
   “阿生我没有家人,还能去哪那?所以,你放心。”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水脉在心中道。
   “脉脉……我不能没有你。”郁默生轻拥水脉入怀,低头嗅着发香缄默了会缓缓却又坚定道“明年,我们便完婚。”水脉在郁生怀里闭上眼睛嗅着独属于郁生的墨药香闭上眼睛,害羞地笑了。
   那年郁生二十正是弱冠之季,水脉十七已过及笄两年。
   浓郁的药香味弥漫在整个房间。这个冬季郁默生的病仿佛又加重了。暖炉已烧得通红,桌上还焚着沉香,从青炉中冉冉升起几缕孤烟。混合着那几不可闻的墨香,让人不忍呼吸。
   “阿生,该喝药了。”水脉尽力掩饰忧伤,却还是无法隐匿的全然。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转眼一碗温热的药便已随着瓷碗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顿时热气腾腾。
   “咳!不喝也罢!咳咳!”郁默生躺在床榻上虚弱的愠怒。
   “阿生,不喝药身体永远不会好的。”水脉急切道,又随即开口像哄孩子般“乖,听话,喝了这碗药我带你出去看雪。”
   “好?,我的病……咳咳,何时好过?咳咳。”郁默生眉头一挑,自嘲道。
   “可,阿生……”还未当水脉把话说完便见郁默生“噗——”吐了一口鲜红的血,周旁几个仆人远远的站着看到如此便是慌张了,水脉更是着急地哭了,但谁也没注意到郁生那被鲜血染红的薄唇勾起了一丝无谓的痴笑。就连细心如她的水脉也没发现。
   “阿生。”水脉扶着躺在榻上的郁默生蹙着秀眉哽咽着。
   “你们都下去吧。”郁生躺在水脉的怀里孱弱的挥了挥骨节分明的手。
   那些人倒是如大赦般地退了出去,水脉率先开口“阿生……”
   “脉脉,等春天来了我们就……咳咳,成婚好不好?咳咳……就在桃园里。”郁生痴痴的望着窗外。
   “好,好。就在桃园里,一定!”水脉抱着郁生流着泪的脸颊贴在郁生的秀发上讷讷道。
   “好了,脉脉别哭了,咳咳……我先休息一下,你去,去再煎碗药吧。”郁生感觉到水脉的泪水落在自己的墨发里渗透到了自己的头皮上。水脉自是听话的点点头,扶郁生躺下叮咛几句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脉脉,对不起……咳咳咳……原谅我……”郑州哪里治疗症状性癫痫比较好 />   是的,郁默生一切的梦都是真的。
   春天来的总是那样快,又到了一年的春季。桃园的桃花开了满满一园子,水脉欢喜地拍着手,蹦蹦跳跳地告诉靠在床上苍白着脸的郁默生,郁默生满眼宠爱地笑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样子,美得不切实。
   按习俗水脉应回老家南阮祭拜已亡的双亲。水脉走的时候对郁生不舍地道“阿生我很快便回来!”
   “不!咳咳……不许走,求你,不要走,你不是答应我……咳咳,不离开我的吗?”郁默生带着哭腔紧握着水脉的手不松开,纵有万般不舍,但想到情景便又涩涩开口“……我等你,脉脉,记住快去……咳咳咳快回。”
   看郁默生这般水脉轻拍着他的背部道“嗯!阿生,要记得乖乖吃药。”水脉要走了,脚却怎么也迈不动般,似乎早已预示到了结局。
   大雨拍打着江南的桃花,雨滴落在桃花上掺和着雨水一瓣,一瓣,又一瓣的零落在泥里,覆了满地。风从乌木窗把花瓣送入了郁默生的房间,狂风大作似是恨不得把这花瓣吹出江南。
   郁生死了,手执一白绢,上面是猩红的桃花……
   水脉刚走郁生便来了急病,无药可救,无医可医,也许只有水脉,但水脉回不来……
   水脉还未回府便已得知消息,一路跑到后苑的桃园里呆了好久,这天风和日丽,如同初见他般,回忆涌上心头:
   “姑娘叫什么名字?”
   “可识得字?”
   “脉脉,明天我们去放风筝吧?”
   “脉脉,秋天到了,树叶都枯了。”
   “……我等你,脉脉,记住快去……咳咳快回。”
   ……
   郁生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水脉的耳边。
   “阿生,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躲不过这一劫还非要骗我?!桃花开时,不是我们成亲之时而是你亡时!”水脉早已泣不成声,哭泣了许久凄切地笑了笑哽咽道“谁说我们不会成亲?”
   郁府冥婚,黑红相间的锦缎挂满了郁府。随处可见半红半黑的双喜。是喜气还是晦气?
   阳春三月,一切如故,湖波荡漾,一朵妖治的黑红水莲开在了那碧清的翠湖里,上面荡了一执白丝绢,猩红的桃花早已被水沁成粉色的了,正如那桃园中的一般,衬着一竖小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脉。”
   “啊?故事的结局他们都死了?”扎着一双麻花辫的女孩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嘟着小嘴不满道。
   “是呀。”眼里满是眷恋。
   “对了,阿婆什么是三生三世啊?”阿婆笑呵呵地看着皱着小眉头的女孩。慈祥地摸着女孩的柔发笑道“你还小,长大了就明白了。”
   “小沫,小沫你怎么在这儿啊?我和你爸爸都担心死了,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许乱跑!”女人蹲在以沫身旁道。
   “妈妈,我在听阿婆讲故事那!”以沫一脸开心的说。
   “什么阿婆啊?”女人朝附近看了看,没有人。
   “诺!”以沫指向一旁疑惑地歪着脑袋“咦?刚才那个阿婆那?”
   “好了,兴许阿婆走了,我们也该走了,走吧!”女人牵起以沫的小手。消失在青石板桥的尽头,又起雾了呢。
  
   十八年后春天。
   儒以沫又一次到了江南,听说一处宅院的桃园的风景是出了名的,便穿了她最喜爱的青色袄裙汉服前去看看。随着地图指南儒以沫停下脚步,抬头一望——郁府。
   “郁府?”儒以沫喃喃道。摇了摇头,走了进去一路到了后苑,走过竹林,见一高阁立于湖面上,湖上还有曲折的回廊。人沸腾腾的多,不知为何以沫却清楚地瞧见一袭白衣男子扶手而立,儒以沫走进,似嗅到那久违的……淡淡的墨药香味。为什么又要说久违那?
   “同袍?”儒以沫试着喊了一下面前的男子。
   谁知面前的男子转过身来莞尔一笑“正是,姑娘也是?”
   “是啊,否则别人还以为我是从府中出来的女鬼那!”儒以沫调皮地冲男子笑了笑。
   “姑娘叫什么名字?”男子无奈的勾起嘴角。
   儒以沫楞了一下开口“儒,儒以沫。”
   “何,何苏叶。”
   “何苏叶?啊,是一种草药的名字啊!”儒以沫笑谈。
   “相濡以沫,你的也是好名字!”何苏叶浅浅一笑。
   “儒姑娘,可否相信三生三世?”何苏叶忽然神秘地笑了。
   “啥?”儒以沫看着一直对自己笑的何苏叶呆了,还未反应过来是又是一片白雾,一切的一切都在远离自己,雾散了也都消失了……
   梦,原来一切都是梦,儒以沫坐在床上发愣,这个梦太真实了。
   第二天儒以沫穿着梦中的那套汉服凭着自己的记忆,果真找到了郁府,虽是吓了一跳,但还是走了进去。果然,梦就是梦,儒以沫笑了。因为她不信三生三世。
   儒以沫看到阁廊下乌泱泱的人围在一起,便也跑去凑热闹,忽地刮起一阵微风吹起了一张宣纸正好落在了儒以沫身旁的湖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张桃花图,上面还有一行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这时向自己跑来一身鹅黄襦裙的女孩,双手撑在廊栏上看着湖面上的纸转头对不远处的人惋惜道“苏叶,可惜了……”
   儒以沫往前走了几步真觉得自己肯定是撞鬼了!男子一身白色朱子深衣淡淡道“无妨,一张纸罢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不正是那日阿婆所讲的吗?江南的故事,郁府的故事,郁府……
   儒以沫觉得有目光盯着她,便转头,只见白衣男子看着她笑了笑。
   一身白衣,梦里,故事里,都是一身白衣,他好像阿婆讲的郁默生,那水脉呢?
   “姑娘也是同袍吧?”被女孩唤做苏叶的男子问。
   “是呢。”儒以沫微微释然一笑。
   那女孩小跑过来问“怎么了?”
   “同袍。”说着何苏叶看了眼儒以沫。
   “哦,好巧啊!我叫杨暮暮”女孩笑盈盈地开口“你叫什么名字啊?”开心地问儒以沫。
   儒以沫笑笑“是好巧,我叫儒以沫。”儒以沫吸了吸鼻子脱口而出“苏叶?”
   杨暮暮和那男子疑惑,男子开口“儒小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杨暮暮也是不解地看着儒以沫。
   “我只是闻到了中药苏叶的味道。”儒以沫如实答道。
   “哦,你的鼻子很灵啊,是我送给苏叶的香囊!”杨暮暮笑着拿起系在何苏叶腰带上黑红的香囊。
   “其实啊,我们这次来是看场地的,听许多人说这郁府的桃花每年到了三月都开的格外的好。所以就打算……在这里举行汉式婚礼。”杨暮暮的声音越来越小,害羞的脸红红的却还是甜蜜蜜地笑着。
   “你呀!在外人面前还是这样没羞没臊的。”何苏叶捏了捏杨暮暮小巧的鼻子笑道。
   儒以沫只觉得他们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雾霭霭的江南,没有水脉的江南……
   儒以沫找借口走开了,不知为何心疼的厉害,那个梦好可怕,梦里花开;梦里花落,梦里梦外;真真假假,辨认不清。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阿生,第三世希望你我不再错过。

共 4766 字 2 页 杭州癫痫医院排名?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693783&pn2=1&pn=1" class="pre">首页12
山东癫痫医院治疗儿童癫痫专业吗e="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