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楚河汉界风云起,群雄逐鹿大武汉(随笔)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诗句

【一】

2011年7月22日上午8点,“大武汉职工象棋大奖赛”在武昌安华酒店正式打响。“这是湖北省象棋界、也是中国象棋界的一次盛会”,李智屏大师这样在开幕式上激动地告诉全体参赛棋手,但撒网听了,心里却格外的心酸。原因其实不外乎一个字——钱!

随州有句土话,叫说到钱便无缘。随州代表队的参赛之旅,始终纠结在一个钱字上。我们知道并最终能够参加这次大赛,一直受到中国象棋国家大师李智屏先生的关注。

6月中下旬,随州象棋冠军王军告诉我,“大武汉职工象棋大奖赛”即将在武昌举行,李智屏大师来电要求随州一定要组队参加。因为自己工作太忙、无暇兼顾随州棋友的联系,故希望撒网代为联络。

哪知道第二天一早上班,李大师的电话就来了。一番寒暄之后,李大师告诉我说,所有的地、市都已准备派队参加,独缺随州,因为随州没有象棋协会,所以只能跟我们这些象棋爱好者联系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随州棋手届时一定要出现在赛场上。他还十分认真地告诉我,建国以来湖北的所有地级市全部参加这样的大赛,还从来没有过,这次能不能来个大团圆,就看随州了。

李大师对随州象棋的关心让撒网十分感动,撒网没有退路了,明知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也不得不接了。因此,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撒网就象一个和尚,开始到处化缘,也希望兑现给李大师的承诺。那就是无论如何,随州也要组队参赛。

【二】

在湖北象棋这个大家庭里,随州仅仅为了组成一只代表队,却让撒网见识了什么是举步维艰。象棋这门古老的艺术,尽管在中国源远流长,爱之者众,奈何没有物质支撑,也是枉然。

李大师发来的传真上明确主办单位是“湖北省体育局棋牌运动中心”,按照这一信息,撒网首先找到了随州市文体局,说明这次组队的原因。但负责接待的文体局领导说,文体局的对应上级主管单位是省体育局,因此无法拨付参赛费用。对于这个结果,撒网并不感到意外,意外的是文体局领导给了撒网另外一个信息,那就是可以到随州市总工会试一试,也许会有所收获。

于是,撒网又满怀希望,在一个让人踌躇满志的下午,驱车来到了市总工会。撒网找到了总工会办公室,再次说明了随州组队参加“大武汉职工象棋赛”的原因。接待的领导十分热情,这让撒网几乎有点喜出望外,谁知撒网只是掉进了一个微笑的陷阱。撒网首先被莫名其妙的猛夸了一通,然后又被领导教诲说今后一定要支持工会的此类活动。最后让撒网才明白的是,夸人无须支付任何费用,参赛的费用当然也是没有的。这其实只是领导者的一种工作艺术罢。

撒网走出总工会大门的时候,浑身都是汗水,但心却是凉的。撒网也搞不清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内心失望所致,由此明白:想参赛,只有大老爷解手,自己亲自来、自掏腰包了。想提高随州的象棋水平,还得有一些热心公益事业的企业人士鼎力支持。否则,一切都是扯淡。

【三】

从走出总工会的大门,到走在白云湖堤宽阔的柏油大道上,撒网的心里倍感孤单和无助。随州组队参加象棋赛虽然仍无着落,但不能永久没有希望和未来。撒网想说的是,就是擗个麻竿、也要把随州象棋的门户撑起来。因此,我们只有团结棋友的力量,来成立“志愿军”了。

撒网心下如此一想,就开始从广水、曾都和随县多方遴选棋手了。而且遴选出来的棋手,必须具有较高的棋艺水平和一定的地域代表性。

广水棋手王玉林、王宏章是不二的人选。他们在广水归孝感管辖时,曾联手作战、拿过省团体冠军和多次孝感地区的团体冠军,还夺得了多次的个人冠军。广水并于随州后,王玉林是随州市第一届全民运动会的第二名(因为第一名被雇佣而来的武汉市冠军黄辉夺走),王宏章是第六名。那一年,即2006年,中国象棋特级大师柳大华来随州进行蒙目棋表演,他们都与柳大师战和。柳大师还特意询问了撒网,哪一个是王玉林?可见对其实力十分忌惮。事后想来,柳大师也是人,也怕输棋丢人呐。

原随州这一块、即现在曾都和随县的棋手,就只有龚东方、王军和青年才俊代明剑了。

龚东方是原随州的首届棋王,曾多次征战省级赛事,老成持重、多谋善断,在省赛上虽没有夺标佳绩,但名次始终靠前,是一把抢分的好手。可惜因为单位医改无法分身,只能遗憾地与这次大赛擦肩错过了。

而青年才俊代明剑,是撒网这次重要的邀请对象。撒网曾在随州网《随州论坛》的体育频道、以“随州弈林人物”小传的形式,对其进行了概写。小代熟读兵书,对当今象棋各种流行布局,可以说十分熟悉,而且工夫也十分了得,是中国象棋弈天网上的成名人物,网名“随州车站”。2006年柳大师莅随蒙目棋表演时,他是战胜柳特师的两名棋手之一。让撒网感到无限惋惜的是,因为单位安排外出旅游,小代在临赛前几天绝尘而去了海南,到了天涯海角。

另一名重量级棋手,就是原随州市三届象棋冠军王军了。让撒网稍感安慰的是,王军很爽快地答应了撒网组队参赛的邀请,而且没有提任何个人要求,这让撒网在困难中看到了蕴藏在棋手人品中的精神力量,也看到了随州象棋的未来和希望。

2011年7月15日,当李智屏大师再次来电说明这是组队报名的最后期限时,撒网就顺势确定了随州市代表队的参赛名单,即王军、王玉林、王宏章。由于李大师的盛情邀请,撒网这次也忝列队末,欲过一把手瘾,并且兼任了领队和教练。

我们随州中国象棋“志愿军”代表队临上轿穿耳朵,就这样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大武汉职工象棋大奖赛”的赛场,成为湖北省的19支代表队之一。

【四】

2011年7月21日下午,我们一行四人踏上了去武昌安华酒店参加“大武汉职工象棋大奖赛”的征程。晚上7:30分,组委会准时召开了各代表队的领队和教练会议,随州代表队抽中了3号,队员序号分别是9、10、11、12号。

按照我们队员之间的约定,撒网因为有写作随感的想法,所以只参加个人赛,成绩不计入团体总分,其他三名队员不来便罢、来了就要努力拼杀,为随州争光了。我们的目标首先是争取不当班长,哪怕是当一回副班长也可以接受。因为这毕竟是随州广水联手,在既无资金支持、又无任何训练时间的情况下第一次参加省赛。

目标虽然定了,其实撒网心下明白,我们的这次征战之履凶多吉少。

在与各代表队的短暂交流中,撒网了解到各代表队大都准备充分。尤其是武汉市代表队、江汉工人文化宫代表队,他们在家门口作战,肯定是志在必得。而咸宁、孝感、黄石、鄂州的代表队,都是武汉城市圈里的佼佼者,当然不会没有想法。

宜昌、十堰和襄阳则是老牌的地级市,象棋的资源和底子再怎么说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会差到哪里去。

即便是省直管市[即计划单立市]里面的潜江、仙桃和天门,过去与随州都是刺刀见红的对手,如今虽然随州胜出,但那是沾了地理位置的光,也是官面上的游戏。拿到象棋上说,则没有可比性了。更何况它们也是武汉城市圈里的睡狮,何时醒来只有天知道了。

可怜的随州,就只剩下与恩施、神农架掰手腕了。而神农架高挂着免战牌——没来,因此可以在排名中任意插队,所以撒网与队员商定的目标不是没有道理的。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这次大赛,允许省象棋队的专业棋手参加,无疑给比赛增添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撒网翻开秩序册一看,特级大师柳大华赫然在目,象甲棋手、国家大师李雪松和党斐也凛然在阵。还有国家大师李望祥、熊学元也参加了这次比赛。事后撒网探知,原来各地市州还进行了选拔赛,他们以赛代练,都准备的十分充分,就等着明天开战了。

更让撒网意想不到的是,晚饭后一看对阵表,我们随州代表队的四名队员都——呵呵——“花容”失色!

【五】

晚餐之后,撒网考虑到大战在即,就和各位队员出去放松一下心情,缓和一下紧张地气氛。

撒网明白,能通过选拔来参加省赛的、没有一个软柿子。撒网也认识其中一些棋手,比如武汉市的刘宗泽、黄辉、王斌、谭汉星等等,都是一些堪与大师比肩的强手,在武汉棋届尽人皆知。

特别是刘宗泽,在中国象棋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人称野战师长,他与湖南国家大师、人称野战军长的张申宏都是绿林出身,所以其实力可见一斑。

而黄辉即是被我市某局雇佣来随、参加随州市第一届全民运动会获得冠军的棋手,他是武汉市的冠军。王军和撒网都与之颇有交情,老朋友多年未见,不胜唏嘘,因此就显得格外亲热,也算是又续了一段棋缘罢。

当然,这与随州很少与外面的象棋圈交流有关。如果随州有一个棋类协会的组织,棋手相互间的交流就方便多了。随州的象棋水平,特别是广水加入进来以后,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水平和现状了。所以,当我们走进赛场,就仿佛是一些没娘的孩子,显得格外的胆怯和羞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底气明显有点不足。

尽管撒网有一些感慨,但这不会成为我们将来推脱比赛失利后的借口。很快我们就被赛场的对阵形势惊呆了!

我们的队员王玉林第一轮就碰上了特级大师柳大华,撒网也碰到了武汉市的冠军黄辉。呵呵,我们既感到沮丧,又如同中彩一般。

凭心而论,一个业余棋手一辈子能和特级大师、特别是像柳大华这样曾经叱咤中国棋坛的风云大师杀上一盘,那是巴望不得的事情,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但横竖都是个死,却又让人觉得心有不甘。

大家都十分关注几个大师的情况,他们的表现也是左右赛况的风向标。柳大华是赛场惟一的特级大师,因此首轮比赛,我们这支靠棋友支撑而临时拼凑起来的随州代表队,就注定成为了明天赛场的第一焦点。

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呢癫痫疾病怎样治疗比较好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需要多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