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命悬一念民间故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6 分类:爱情诗句

明朝嘉靖年间,泾县县城里有个高记酒楼,生意一直很红火,老板高掌柜每天都能赚到很多银子。高掌柜有个儿子叫高青松,二十多岁。

高记酒楼里的掌勺厨师名叫马山,厨艺高超,是两百多里外的南陵县人,自三十岁时便在酒楼里当掌勺厨师。如今二十年过去了,马山的厨艺越发炉火纯青。

这天上午,高青松正在酒楼里忙碌,忽见父亲坐在那里止不住地唉声叹气,便连忙问他怎么了。高掌柜长叹一声,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三天前,马山对高掌柜说,他不打算在高记酒楼当厨师了。高掌柜一再挽留,可马山说什么也不肯改变决定,还说明天一早,他便动身回南陵县去。

听完父亲的一番话,高青松大吃了一惊:“爹,咱们家的酒楼离不开马山啊!”

高掌柜又长叹了一声:“唉,马山离开后,咱们家酒楼的生意势必会一落千丈。他可是一位十分难得的掌勺厨师啊!”高青松想了想,说:“爹,我去劝劝马山,看他能不能留下来。”

高青松连忙四下里寻找起马山来,可找遍了酒楼里的每一个角落,也没能找到马山,于是,他拔腿出了酒楼,匆匆向邻街走去,因为马山就住在邻街

的两间房子里。他刚走出十多丈的距离,忽然停下了脚步——他被一阵说话声吸引住了。

说话声是从街边的一幢房子里传出来的,这幢房子的主人,是高家的邻居陆全一。

高青松悄悄地向敞开的大门内望去,只见陆全一与邻居曹多、吕旺三人,正围坐在一只火盆边,一边烤火一边说话。

就听陆全一用一种遗憾的口吻说道:“马山就要回家养老去了,今后,咱们仨再也不能合伙赢他的银子了!”

曹多接着说:“自从二十年前,马山每月一发工钱,高掌柜便让咱们仨找马山打麻将,合伙出老千,把他的工钱赢个七七八八以来,咱们赢来的银子可不少啊!”吕旺则叹了一口气:“唉,今后咱们再也赢不到他的银子了!”

高青松听到这里,脑子“嗡”地响了一声,陆、曹、吕三人接下来所说的话,他连一句也没能听清。呆呆地站立了好大一会儿后,他才醒过神来,转身回到了高记酒楼,他想要向父亲问个究竟。

来到高掌柜跟前,高青松急切地问道:“爹,为啥马山每月一发工钱,您就让陆全一、曹多、吕旺找他打麻将,合伙出老千赢他的银子?”说着,高青松就把自己刚才所听见的陆、曹、吕三人说的话,说了一遍。

高掌柜一阵面红耳赤:“青松,你……你都知道了……”

原来,由于马山厨艺高超,高掌柜每个月都不得不付给他一笔不菲的工钱,正因为如此,高掌柜二十年前便担起了心,怕马山积攒下足够多的银子后,会离开高记酒楼,自己开一家酒楼,于是,他便暗地唆使陆、曹、吕三人,每当马山领了工钱,便缠着他打麻将,合伙出老千,把他每月的工钱赢去十之七八,让他仅仅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父亲的一番话,令高青松的脑子里又“嗡”地响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父亲为了能留住马山,竟然使出了如此令人不齿的手段!

愣了好大一会儿,高青松终于开了口:“爹,您不该这样啊!您必须把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看癫痫病去哪家马山这么多年来被赢走的银子,补偿给他!”

高掌柜却淡淡地说道:“泼出去的水,哪有收回来的道理。马山明天就要回家去了,他与高记酒楼已经没有关系了!”

高青松仍然坚持,劝高掌柜把银子补偿给马山,但高掌柜丝毫不为所动,高青松只得长叹一声,走进了账房,默默地算账去了。

高青松拨打着算盘,表面上是在算酒楼里这几日的进治疗癫痫怎样选择医院出账,但实际上,他翻弄的是酒楼里二十年来的老账本。

等翻完了账本,他便算出来了马山二十年来,总共领到的工钱,然后他又算出了十分之八的数额。

放下算盘,高青松铺开一张白纸,奋笔疾书。写完后,他点了几张银票,连同那张纸,一同塞进了一只信封里。然后,他找来几个馒头、一块布料,用布料包裹起馒头与信封,站起身,一路脚下生风,赶到了马山的住处,将那只包裹塞进了马山的行李里,说那是一点儿干粮,让马山带着路上吃。

回到酒楼,高青松终于松老年人癫痫症状的具体表现有哪些了一口气。

第二天上午,高掌柜取银子去买东西,这才发现少了几张银票,便吃惊地叫喊了起来:“不好,有贼!”高青松却道:“爹,那几张银票,被我拿走补偿给马山了。”

原来昨天高青松算完账后,给马山写了一封信,写明了多年来高掌柜唆使陆、曹、吕三人的事情,然后向马山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并说那几张银票,是高家补偿给马山的。

听完儿子的话,高掌柜气得直跺脚:“青松啊青松,你这不是犯傻吗?”

高青松却道:“爹,咱们高家办错了事情,如果不给马山一个交代,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高掌柜又跺了一下脚,可又无可奈何。

再说马山,回到位于南陵县的家中后,放下行李,整理了起来。正整理着,他忽然看见了那只小小的包裹,这才想起,那是高青松送给他的干粮。

马山解开包裹,发现了那只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有几张银票,和一张写满了字的纸。马山展开那张纸,看着看着,突然猛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这个混蛋啊!”他老婆奇怪地问:“你这是怎么了?”马山又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我差点儿办下了十恶不赦的大坏事啊……”

原来一个多月前的一天,马山去街上溜达,无意中听见陆全一正向一位街坊吹嘘,说他与曹、吕二人,每月都能赢马山不少银子。吹着吹着,陆全一竟然得意忘形,把高掌柜唆使他们三人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得知自己每回打麻将都输银子的原因后,马山气坏了,于是想出了一个报复的法子:在回南陵县前,他采购了大量食用油放到酒楼厨房中,是想过一阵子后,再悄悄潜回去,在高记酒楼里放上一把大火——高家一家人都住在酒楼的后院,这样一来,高家人都会葬身火海,他马山也算是报了大仇!

马山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然后,挑起行李就往门外走,他老婆惊问:“你上哪里去?”

马山头也不回:“少掌柜如此有情有义,我必须回到高记酒楼说明真相。”

一路日夜兼程,馬山赶到了高记酒楼,一脸自责地对高家父子道:“我不该啊!我不该有个那么癫痫能不能用针灸的治疗方法大的恶念!”

说着,马山就把自己原先的打算说了一遍。高掌柜大吃了一惊:“马山,是我对不起你。看来,是青松的一善之念,救了我全家人的性命!我害了你马山,也差点儿害了自己全家啊!”

马山却道:“其实少掌柜也救了我的命,如果我真的犯下了那个十恶不赦之罪,哪里能不被查出真相?哪里能逃脱偿命的结果?如果高家能饶恕我的恶念,我心甘情愿在高记酒楼继续当掌勺厨师!”

高掌柜频频点头:“马山,你就留下吧!从现在开始,高记酒楼我就交给青松掌管了。”

第二天,陆、曹、吕三人听说马山知道了内情,生怕他去报官,于是赶紧把多年来赢到的银子,退还给了马山。而高记酒楼也越来越兴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