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酸酸的葡萄须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人生路漫漫,无奈的慈母就像一棵葡萄树。人生百味,像甜甜的果,像苦苦的根,像淡淡无奇的花,平凡而又平淡地过着日子。葡萄的须是酸的,淡淡的酸,从上到下渐渐的酸,从喉头酸到心底。母亲的辛酸事太多了,太多的辛酸让人滴泪,生活的辛酸就是母亲的脚印。母亲就像这弯弯的葡萄须,紧紧地抓住所有能抓住的东西,一步一个脚印,带领子孙向上攀登,向着天空,向着未来。母爱就像一棵葡萄树,她把人生的苦深深的埋在地下,把人生的涩珍藏在叶子中,把辛酸和希望拧在一起攀向天空,把人生的甜高高举起挂满枝头。 今年的夏天特别长,已是秋分时节,还感觉不到一丝凉意,也看不见一点秋天的影子。气象台还在继续发布高温预警,使得本来就郁闷的心情又纠结了起来,担心住在乡下年迈的母亲能否平安度过这个长长的酷夏。心里暗下决心,明天无论工作多忙也要下乡去看望母亲。   (一)   清晨,急急忙忙洗脸刷牙,顾不得吃早饭就下楼开车。大街上总算有了一点风,热风携带着潮湿的空气,一会全身就像刚刚蒸过桑拿,汗水顺着头发打湿了衬衫。高高的大楼和混凝土路面依然散发着昨日的热气,洒水车过后更是激起一阵潮湿的热浪。车里的空调好像失去了功能,好长时间也没有凉意。   穿过几处红绿灯,东拐西拐,总算从大楼的夹缝中挤出了城,远离了喧嚣,远离了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城市。视野开阔起来,景色焕然一新,一眼望不到边的果园,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从车窗外划过,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城里和城外分明是两个世界。路旁熟悉的小溪,藏在水边芦苇丛中鸣叫的青蛙,柳荫中高唱的知了……让我又回到了熟悉的世界。   走过千百遍的小路,弯弯曲曲地在果园中伸展。果树上挂满红红绿绿的苹果,高高的树梢上,几只红透的苹果格外引人瞩目,既大又艳。一群喜鹊唧唧喳喳地跳来跳去,专啄熟透的苹果。看果园的老人一声吆喝,再加一个高空炸响的炮竹,喜鹊们一下飞上天空,也惊起一大群麻雀,“轰”的一声四下逃窜。果树下的黄土地,那是抚育我的土地,是我心里最热爱的土地,也是我心里最美的画卷,这幅画一直在我心里珍藏着,在岁月里凝成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曾几何时,我梦里经常出现的果园,还有那些年少时光里踩踏的记忆,也变得那么清晰,像极了我儿时欢快的笑脸。   小路的那头是我的家,那里有牵挂着我的母亲。远远地看到了小院,心中便涌起一缕温馨。小院是我一生扯不断的挂念,一经唤起,急切地蔓延了一地的亲切。围墙外苍凉的大榆树,围墙里挂满果实的银杏,还有那只在母亲身旁转来转去的小花狗,哪一样都挂在我心上,轻轻地碰触着我的心房。小院的一切,无论我走得多远,都想一生带在心上。有了这些,心不会像浮萍一样地飘荡。我突然明白,我真正属于这片土地,而不是属于城市。   (二)   在果园的一片空地上,我把车刚刚泊下,一句熟悉的问候从密密麻麻的果树枝条中传了过来:“二侄子回来了。”果园太大,果枝太密,分不清声音传来的方向,但我听得出来,这是三叔的声音。“三叔,您在哪?出来抽支烟。”随着我的呼喊,也不知三叔从哪个方向走了出来,一下子就站到了我的跟前。我忙递上香烟:“三叔,您老身体还好吧?”看着三叔一脸的高兴,我知道他身体一定很好。还没有等三叔回答,我就急切地问:“三叔,这几天见到俺娘没有?”“嗨,早上你娘还在这儿锻炼身体呢。”听了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   我为三叔点燃香烟,看着他一口就抽掉半支,忍不住笑了起来。小时候喜欢看三叔抽烟,几个小伙伴围在一起听他讲故事,讲到关键处,总是卖关子。掏出长长的大烟袋,我们急忙为他装好烟沫,划根火柴点燃,只听他“刺溜”一声,烟沫一下冒出红红的火苗,然后极端享受地吐出一个个烟圈,在空中慢慢扩大,又圆又好看,我们争着去抓去抢,他便哈哈大笑。眼前的三叔已满头白发,皱纹爬满了额头,早已失去了当年的英俊潇洒。   “二叔,好吃的东西也不发给我。”不知何时从果园里出来一位中老年妇女。这是住在村头的侄媳妇,我忙不迭地打开车门拿好吃的东西,她哪里容我拿出来,忙说:“你给奶奶送去,我去她老人家那里吃,你每次带来的好东西,她老人家都分给我们。”   说起村里的事情,两位老人总是叹气。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老的老小的小,农活没人干。眼看要收苹果了,打过几次电话,总是不回来。看着丰收的果园,心里发愁。村里治安也不好,满世界都是草,没有一户养羊,大白天小偷也敢偷羊。我知道他们并不担心苹果没人摘,也不真担心治安,他们是牵挂在外打工的孩子。我用无力的话语安慰着他们,其实,我心里也很无奈。   闲聊中,两大箱苹果已经塞进我的车里。   (三)   大门半掩半开,小花狗摇着尾巴跑了过来,围着我转来转去。我一手推门,一边大声地喊着:“娘,娘。”母亲喜出望外地答应着,果然如三叔所说,母亲身体好着呢。我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院子里几株银杏树影婆娑,稠密的叶子遮满小院,真的没有暑热之气,树下很阴凉。母亲正和几位老年人坐在树下纳凉闲聊。我从心里感谢这几株银杏,为母亲遮阴避暑。也从心里感谢邻居们,与母亲作伴,驱赶寂寞。   “咋没有带孩子一起回来?”母亲关切地问。我忙回答:“都上学去了。”平时,孩子们上学的时候不能来,星期天母亲去教堂,回来也见不着。真正的原因是孩子们在城里生活惯了,不愿意到乡下来,这原因我怎么张得开口告诉母亲?就像母亲不愿在城里住一样,不习惯使用冲水马桶,不会使用各种电器,吃完饭人都走了,没人陪她说话。看着充满快乐的小院,我知道母亲的选择是对的,小院才有她的快乐。母亲人缘极好,附近大婶大嫂总爱来串门。现在村子里人少了,她们更爱来串门,陪母亲闲聊。   我急忙递上母亲喜欢吃的糕点,母亲很高兴地分给大家品尝。看着她们吃得很香,我心里透出一股莫名的惆怅。   前院的三婶最爱来串门,今天也在坐。母亲曾经告诉我,每次看到我回来,三婶回家就会偷偷地哭。她的大儿子毕业后去了江南,几年后媳妇和孙子也一块去了江南,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回来,总免不了想念儿子和孙子。今天三婶挺高兴,告诉我孙子暑假回来了,满脸堆着笑。老人的哭和笑,竟如此简单,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也装出一副笑脸,其实心里酸酸的,只想落泪。   大嫂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平常少言寡语,今天专门陪母亲。侄子几年前去浙江打工,现在已是一家厂里的主管。两年前全家都去了浙江,一直没有回来。问起侄子的情况,嫂子倒也高兴,说是最近侄子的老板派人看望过她,还带来了礼品。说是春节要加班,侄子不能回来,请嫂子去浙江过年,厂里报销车费。嫂子说得很高兴,大家也夸厂里老板好。我也很佩服这位老板的精明,更痛恨这位老板的无情,更不知道农民工的权益怎样才能得到保护。   (四)   我为母亲带来一台老年听戏机,专门下载了老年人喜欢听的戏剧,几分钟就教会了使用。银杏树下立刻充满豫剧高昂的唱腔。几位婶子也一板一眼地跟着哼唱起来。动情处,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地拍打着大腿。我不懂戏剧,也忍受不了唱腔的慢节奏,长长的拖腔我实在听不下去,便查看我熟悉的小院,院子里一草一木都是如此亲切,所有的牵挂也都得到释然。   围墙上爬满南瓜的藤,一朵朵喇叭状橘黄色的花开放着,显得如此夺目。一个个南瓜吊在墙头,有的已经发黄变老。银杏树下,几株药用牡丹一片墨绿,盆栽的凤仙花结满种子,围墙边还有母亲栽的一行大葱,夹杂两株辣椒,一簇簇朝天椒显出五彩。厨房门前用簸箕凉晒着绿绿的银杏叶,那是母亲的茶叶,有时母亲也会摘一些嫩绿的银杏叶当菜,只因她听医生说这是最好的保健品。   堂屋前的路边搭了一个葡萄架,一串串葡萄晶莹剔透,挂满小路的上空。这几株葡萄有了年头,不记得是哪年哪月母亲栽种的。只记得小时候,每年农历七月七的晚上,总是会藏在葡萄架下,傻傻地等牛郎织女相会,睡着了母亲把我们抱进屋里也不知道。   葡萄树依然旺盛,依然硕果累累。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看着依然健壮的葡萄树,心潮起伏,难以言状。   我极爱这几株葡萄树,喜欢葡萄树的品格。站在葡萄树下,不由地感叹人生的酸甜苦辣。   人生路漫漫,无奈的慈母就像一棵葡萄树。人生百味,像甜甜的果,像苦苦的根,像淡淡无奇的花,平凡而又平淡地过着日子。   葡萄的根是苦的,很苦很苦,黄黄的根象黄连,尝一口苦到心里。母亲又何尝不苦?只是苦在心里,闷在嘴里。人生苦短,天下的母亲都是在苦难中挣扎,在苦难中煎熬,在苦难中磨练。苦是家家有的事,又能向谁倾诉?   葡萄的叶是涩的,涩得让人口水都咽不下去。母亲带领一家人过日子,哪有不涩的道理?再涩的日子也得过。苦涩的日子再涩也得咽下去,即使嘴张不开,伸直脖子也要咽下去。   葡萄的须是酸的,淡淡的酸,尝一口从喉头酸到心底,从上到下渐渐地酸。母亲的辛酸事太多了,太多的辛酸让人滴泪,辛酸的生活就是母亲的脚印。母亲就像这弯弯的葡萄须,紧紧地抓住所有能抓住的东西,一步一个脚印,带领子孙向上攀登,向着天空,向着未来。   葡萄的花是平淡无奇的,没有香气,没有艳丽,以至不少人没看见过葡萄花的样子。母亲的日子也是这样平淡,在这平淡中一天天过,一年年过。前面的路还很长,母亲和我们还是要这样平平淡淡地往前走。   葡萄的果是甜的,紫色的、黄色的、粉红色的,让人看上一眼就从心里往外甜。母亲也总是这样,孩子们有了成果她心里最甜。就像这棵葡萄树,把丰硕的成果挂在最耀眼的地方,高高地挂满枝头,只是母亲过甜日子的时候太少。   伟大的母爱就像一棵葡萄树,她把人生的苦深深地埋在地下,把生活的涩珍藏在叶子中,把辛酸和希望拧在一起攀向天空,把人生的甜高高举起挂满枝头。   (五)   母亲知道我不能在家吃午饭。几位大婶在听戏,母亲却忙着拿鸡蛋,说这是自己养的鸡,蛋质好,从来没有喂过饲料。我知道母亲舍不得吃,留着等我回来带给城里的孩子们吃。从围墙上摘下两个黄南瓜,说是一次化肥也没施过的……忙里忙外,不知道要给我带什么,总是希望我带走的越多越好。忙了一阵子,装了几袋子。又从屋里找出剪刀,拿出一个纸箱,小心翼翼地剪下几串最好的葡萄,说是一次农药也没喷过的。   母亲又是一个劲儿地嘱咐:“开车要小心,千万要注意,别开快。你们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来家说一声……”而我也只能说一句:“照顾好您自己。”可我知道母亲永远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她的心全在孩子们身上。   看着母亲摘葡萄的背影,没有吃葡萄,我心里已经有股甜甜的暖意。看着母亲白头发上方的葡萄须,我心里涌动着一阵阵酸楚。这场景,永远留在我的心里,这弯弯的葡萄须,酸酸的葡萄须,是母亲的牵挂,也是我的牵挂!   又要走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母亲依然是站在那棵榆树旁,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可是,我又怎么能走出她的牵挂? 癫痫的护理诊断及措施癫痫病病因主要有哪些?癫痫发作有哪些类型癫痫病人该如何预防智力障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