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婷的孤独(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

婷是舅舅的独生女儿。在我的印象中,舅舅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却在抱着女儿的小小襁褓时,露出那么幸福的微笑,那笑容,甚至打动了时年尚且幼小的我;那笑容,存于我心底,许多年。

婷天生丽质,大眼睛,双眼皮,人们都说是美人坯子的标配;浓密黑黝的胎发,摸起来,就可以柔软到指尖,一直柔软到心底。于是,舅舅翻了字典,给女儿起名为“婷”,希冀“亭亭玉立”。

当时我的姥姥已经有两个孙子了,因而婷,自然成了姥姥的掌上明珠,也是我们家族的掌上明珠。姥姥住在舅舅家里,全新照料呵护着婷,从乳儿,到幼儿,到少年,一直到后来的很久很久。

我的寒暑假,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舅舅家度过的。婷,是我的一个小玩具。扮鬼脸,逗她乐;讲故事,给她听;唱歌跳舞,她坐在床上也手舞足蹈。我甚至不能忍受小玩具睡觉的那片刻寂寞,于是,我就守在小床边,看着婷睡觉,仔细地看着,若是看到她的眼睛眨一眨,或者手脚动一动,我便马上激动地抱起她来,高兴地叫喊着:“妹妹醒了,妹妹醒了。”姥姥总是很无奈地一边哄着妹妹,一边教育着我,让我以后不要再惊扰了妹妹做梦,她可受不了婴儿闹瞌睡时的烦躁。

婷的任性骄纵,大抵是我们表兄妹之间最胜的一个了吧,谁让人家年纪最小,也最得宠呢?婷不喜欢乖乖地吃饭,常常被她的妈妈端着饭碗,推着小车,去楼下长亭里吃,可能会一路就吃到几公里之外的公园去了,待得回来时,已经歪着脖子在婴儿车里睡着了;婷喜欢乱发脾气,常常坐在床上,握紧小拳头,又喊又叫,把小脸儿涨得通红,姥姥便心疼地跑来,一边斥责着我们不顺着妹妹的脾气,一边各种安抚,哄弄着妹妹。这让我们心里很不舒服,于是我们会变着法儿的逗弄婷,逗得她暴躁起来,虽然明知会挨骂,但是心里蛮痛快。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报复的心态呢?

婷的爸爸,我的舅舅,是一家工厂的厂长,经常忙碌地快要忘记了自己是谁;婷的妈妈,是一家工厂的倒班工人,上班的日子,早出晚归;休息的日子,则要么倒头大睡,要么花枝招展地出去聚会,跳舞。小小的婷,只能和姥姥在一起。祖孙两个都很寂寞,于是和舅舅夫妻商量之后,便一同住到了我家来。这样,姥姥不用担心我放学进不了家门,婷也拥有一个家族的关爱。每天晚上,我的父亲抱着,出去看火车,或者去牛奶厂,看工人给奶牛挤奶,然后买了新鲜的牛奶回来;我的母亲是幼儿园的老师,她把课堂搬到了家里,儿歌,游戏,从不重样。我想,婷是不孤独的,我也是不孤独的,因为,我们都拥有满满的关爱,和欢乐的生活。

转眼间,婷到了入托的年龄。舅舅把她接了回去,送进了他们厂里的幼儿园。我的父母却耐不住思念,常常跑去探望。担心影响婷的正常生活,他们都是放学的时候去,却常发现,婷都是孤零零地守在教室里,等待着。老师说婷的父母很少能够按时来接孩子,可能都忙吧。我的父母顿时心疼不已。婷委屈地靠在我父亲怀里,诉说着她的爸爸上班太忙,没时间来接她;她的妈妈要赶时间去舞厅跳舞,也不能按时来接她。我的父母很震惊,也替婷抱屈,于是索性又把婷带回了我家,送到了我母亲所在的幼儿园;于是,婷又和我们一大家人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从幼儿园,小学,一直到初中,婷就这样生活在我的家里,人们都说我俩就像亲生姐妹一般。舅舅和舅妈有空也会来看看女儿,假日会接了女儿回去,玩一玩,聚一聚。那时候,我们都以为,没有父母照料和陪伴的婷,依然应该是幸福的,是充实的,因为,她拥有我们。

婷读初中那年,舅舅所在的工厂破产了,舅舅买断工龄,回家了;舅妈所在的工厂早已倒闭,她先后做过售货员,保险公司业务员,还有“仙妮蕾德”的销售员,忙活得上蹿下跳,不亦乐乎,忙活得就快要忘记了她还有个女儿。

那年的春节,我的父亲在家宴上提出了一个建议,希望舅舅和舅妈能够住到我们这附近来,以便照顾他们的女儿,毕竟孩子长大了,心理变化很大,我们这些亲戚的关爱,怎样都替代不了她的父母。舅舅同意了,他们租掉了家里的房屋,搬到我家的另一套小屋里。虽然房间很小,但是,婷却快乐得如同出笼的小鸟。她说,很多年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过了,终于可以躺在父母的身边,终于告别了没有父母的孤独。

我们有些诧异,有些质疑,我们都以为婷从来不曾孤独过。可是,她说,她一直很孤独。

终于住回自己家里的婷,却也不快乐。因为,她的父母在闹离婚。准确地说,是她的母亲执意要离婚。我记得,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来我家里,坐在姥姥对面,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哭诉着她的委屈,委屈着我的舅舅多年忙于工作,无暇顾家;委屈着我的舅舅憨憨傻傻,不懂女人的心;委屈着我的舅舅是个粗人,不会疼爱女人;委屈着这样的婚姻没有她期盼的那个叫做“爱情”的东西。

舅舅赋闲在家,却是早出晚归,四处游荡,全然不理会舅妈的哭闹;婷放学也不再回家,而是又住回我的家里,因为她受不了父母的冷战。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婷,变了!变得不爱回家,变得流里流气,变得凶悍起来;老师还常常向我们反映,婷和同学打群架,出入那些混乱的场所。我们劝了,我们骂了,但是都无济于事。那段时间,我们全家焦心着,担心着,而舅舅和舅妈依然在为两个人的关系闹着,僵着。

舅妈说,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承诺会给她爱情,她必须马上离婚,哪怕放弃一切,财产,以及孩子。舅妈孑然一身,离开了这个家;婷,也孑然一身,离开了这个家。婷,离家出走了!她说她要和朋友一起去闯荡,她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我们劝她,离巢的小鸟儿,会很孤独。婷冷笑着,说,她何时不曾孤独呢?那年,婷,十六岁!

从那时起,后来的八年时间里,我们都没有太多关于婷的消息。只是偶尔会听姥姥念起,婷漂泊在哪一个城市,念着婷跟着别人一起跳舞,念着婷找了男朋友。后来,表弟悄悄告诉我,他听说婷是在酒吧和舞厅跳钢管舞,已经和好几个男朋友同居,都是做DJ或者舞者的。我们便都恨不能当面睥睨着婷,当面唾弃着婷,因为,在我们心中,那样的职业,是不屑的,绝非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孩子应该做的。

我们很失落,我们很悲伤,因为,我们心中的婷,变成了一个坏女孩!

我们无从知道,出逃了家庭的婷,是不是摆脱了孤独,至少从她寄给姥姥的照片中,我们看不出那张浓妆艳抹,笑魇如花的面孔背后,有没有孤独。其实,我们也不想知道。许多事情,我们无法挽回,便也无需挽回了。

汶川大地震的那个下午,地动山摇,摇碎了多少人的心,也摇碎了婷飘荡的世界。婷,决定回来了。

八年后的重逢,是在我的办公室里。按照家人嘱托,我收留了婷,来我这间小小的公司里,我养活她。犹记得婷进来时,一头黄蓬蓬的乱发,宛如鸟儿遗弃的窝巢,粉艳粉艳的背带裤在阳光里,格外刺痛我的眼,脚踩一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惊诧地看着眼前的婷,看着如此陌生的熟识,心里诸般滋味,却都不是滋味。我为她设宴接风,觥筹交错间,向过去的八年告别,向未来的新生致意。

事实证明,八年的独身闯荡,对婷的历练,宛如凤凰涅槃。婷,不是我们想象的那般不堪,其实,她聪明能干,精明果断,敢拼敢闯,一直是我业务上的好搭档,协助着我,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有模有样。

婷依然很依赖我,很亲近我。她向我诉说着她从小缺失父母关爱的孤独,诉说着父母离异带给她的孤独,宛如丧家的小犬,在风雨之中,默默地奔向远方;诉说她独身在外多年,想念家乡,想念我们的孤独。她说,长大了的她,不再抱怨过去的种种孤独,因为,她明白,她还有我们。

婷最近很烦恼,因为母亲的“爱人”病亡,母亲也被“爱人”的儿子驱逐出门,流落街头。婷找我商量,说想租一间小屋,陪着母亲一起生活,因为,她不忍让母亲孤独。我很欣慰,也很赞同。于是帮助婷,置办着她的小家。

婷一直很烦恼,因为她依然觉得孤独。她说总感觉和母亲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城墙,有一条宽广的河流,都是难以逾越的隔阂。我们便劝她,彼此都适应一段时间吧,毕竟她们娘俩几乎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过。

婷的母亲依然在寻觅着爱情,寻觅着自己的幸福,忙忙碌碌,很少在家;婷也开始寻觅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她说她不怪母亲,她明白母亲寻觅爱情的辛苦。最初,我们大家都很担心,担心着婷的经历,是否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毕竟那些照片,是我们心底的阴影,心底的伤痛,我们不敢示众,我们不敢揭开。

婷在二十九那年,告诉我们,她要结婚了,男方是她的初中同学。我们不禁感叹着,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妙不可言,婷只读到初二就辍学出走了,绕着世界兜了一个圈,最后竟然还找到了一个同学做丈夫。定亲的宴席上,我们见到了那个男孩子,憨厚老实,他说,从读书的时候,他就知道,婷是善良的,无论她有怎样的经历,他也只在乎,只珍爱婷的善良。因为,拥有善良,就会拥有新的生活,幸福的生活;他说,他懂得婷的孤独,他要给婷一个家,从此告别孤独。

婷在三十岁的那年,有了自己的宝宝。我们一直都担心着,婷这个大小姐,都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能力,却该如何照料一个婴孩儿?毕竟,回到家里的这几年,婷还是我们掌中的明珠,养尊处优。事实上,婷却是个优秀的母亲,连我都自愧不如。要知道,婷是完全依靠自己,照料着孩子。看着她发在朋友圈的那句“感冒了,孩子交给妈妈。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完整的觉了。这是四个月以来,第一次睡完整觉哦!”我能想得出,她日夜操劳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其中的辛苦和不易;看着她发来的照片,穿着睡衣,抱着孩子,脸上写满了幸福;孩子抱着奶瓶,睡得恬静酣然,照片下面备注:告别孤独。

我的眼泪便潸然而落。

谁的成长不曾孤独过呢?而婷的成长,比我们,更多了许多复杂的孤独感。很感激,婷依然勇敢地破茧成蝶,勇敢地凤凰涅磐,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婷说,她要感谢孤独,感谢孤独时的勇敢,感谢勇敢后的幸福!

婴幼儿患上癫痫病怎么治疗武汉什么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呢?哈尔滨比较大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