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怀念(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小说

一、我和姐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前后院住着,彼此不分你我。经历那些童年的故事总是不经意想起。我们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爬山。

家乡的山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鸡冠山”。因为山的头像鸡冠。山不算很高,它就像一条长长的龙一直延伸。

春天来了,山上开始泛绿,也是我们踏青的好时节。顺着山路我们手牵手来来回回走个没完。这条小路也算是羊肠小道,路两旁的小草绿意葱葱,野花处处盛开。当时,我特别喜欢一片片紫色小花。当时也不知道那些紫色小花叫什么名字。后来,在一次语文课上老师也提到紫色小花。才知晓它叫“紫芳草”。紫芳草,多好听的名字。每次登山,我都采一束紫芳草放在家中瓶中观赏。即使的花期不长也不减对它的热爱。淡淡草香味道诱人,质感细腻的花瓣小巧玲珑。

一次,天空还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姐来约我爬山。我望着朦朦胧胧烟雨天,有些迟疑。姐说,怎么这点小雨就把你吓着了,你别看,现在稀稀拉拉,一会儿就放晴了。一贯不服输的我立刻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谁说的,拿起那把小红伞跟着姐就出了门。你说也怪,等我们登上山的那一刻,天空突然大亮,一道彩虹挂在山天边,色彩斑斓,好看至极。我刚要用手指着彩虹,姐连忙说,手放下不能用手指。为什么?我问姐。姐说不为什么就是不能指。听姐话没错。老话讲不吉利。

山上野草野花水灵灵的,空气新鲜刺鼻,吸一下感觉特别舒服。这时我突然发现那些紫芳草经过雨水的滋润又长大了。那色彩更加炫美。清香的味道浓郁。姐知道我喜欢紫芳草,便为我编织一顶紫色的花帽。戴在头上就像小仙女下凡。我带着紫色花帽在山间小路跑着跳着。突然发现有一棵树上接满红红的小果。近走一看原来是“羊奶子”,就顺势摘了起来。姐说,注意安全啊。 羊奶子很好吃,酸里带甜。还想多摘一些给姐,突然脚没踩稳顺着山坡滑了下去。姐在上面急的不行。你没事儿吧,你看你咋这么不小心呢?” 我没事儿,‘挂’在一棵树叉上了!” 姐不容分说,急忙下去帮我。看见我那“小可怜”样,姐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紧紧的抱住我:好妹妹,把我吓死了!我说,姐没事的。

......

几十年过去了,姐对我的好,一直在记忆深处,就像一杯香茗越品越有滋味。

一段记忆,一次美好,一生难忘。

二、远去的日子是注册在生命里的“音符”,什么时候弹奏都觉得富有诗意,仿佛一幅存放已久的年画越看越有味道。

那年,我还小同父母一起回老家。老家住着爷爷奶奶。父亲抱着我,母亲背个包,出门的时候,天就有点儿阴,快到老家的时候,突然雷雨交加,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风刮的吓人。

我记得。老家的前面有条小桥,走到桥头一看,小桥不见了,河水涨的能有齐腰深。站在那里,父亲对我和母亲说,过还是不过,母亲看着父亲坚定的说。不过水越来越深,想过也过不去了。恒下一条心,过。父亲挽起裤腿,让我坐在父亲的肩头,母亲挎着包,把裤子向上撸又撸,手搂着父亲的胳膊,一起向洪水趟去。那架势就像赶赴前线战士一样果敢顽强。我坐在父亲的肩膀,感受着特殊的待遇。风越刮越猛,水越来越深,不知怎么的母亲的包突然脱落,向河的远处漂流。母亲焦急地喊着,我的包,我的包。父亲说算了算了,人在就好。不行啊,里面装的是给老人买的衣服。母亲甚至带着哭腔诉说着。这时,我用滴溜溜的大眼睛在寻找包裹的行踪。突然,高兴地喊了起来。妈妈你看,包在那呢!在哪儿,原来包挂在了一棵树枝上。母亲高兴的说,丫头好眼力。

包裹物归原主,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三个人终于趟到了河的对岸。你说也巧,到河岸的那刻,天突然放晴了,太阳亮的耀眼。徐徐光辉像似无声的礼炮祝贺我们的战果。

我站在河岸,快乐的像只小兔子蹦来蹦去的。再看父母的脸上绽放着胜利者的微笑。

远去的日子,如今在我笔下,没有重新包装,却让我感受到那浓郁的亲情味道和战胜困难的决心和勇气。在幼小的心灵里,我似乎读懂了父母在突发事件面前的冷静和淡定。同时也享受着父母对我的关爱和一家人不离不弃的情怀。

雨果说:上天给人一份困难时,同时也给人一份智慧。是啊,人的生命似洪水在奔流,不遇着岛屿、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

安徽哪家癫痫医院专治癫痫病手术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的要点有哪些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哪家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