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冰心】初冬里的一场感冒(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德艺

当满地飘零着深红的枫叶和厚实的银杏叶时;当大雁抖落身上的羽毛,一行行向南飞翔时;当柳叶萧瑟在枝头被凄厉的冷风舔食之时;当大地如此地安然与沉稳,不再是清韵幽幽之时;冬天的脚步缓缓地前行,抚摸着一片沧桑的岁月,清浅款款而来。

我总是惧怕着冬天,血管里流淌着的鲜血似乎也会被凝结。特别是早晨五点过后的起床,六点半左右的出发,骑着单车,行驶在昏暗的路灯下面。行人不多,店门大多数是关闭着的,没有生气,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寂寥地行使着职责。

一阵冷风吹来,钻入我的口鼻,钻入我的衣领,慢慢地下滑,穿过我薄薄的球衣,探入胸口,再向下向下。阿嚏,阿嚏,二声响,负责任的鼻腔,将入侵的冷空气努力排出,而此时,似乎肆虐的冷风占胜了小小的鼻腔,鼻腔无奈流出了一行清涕。停下车,掏出纸巾,擦了鼻涕,又轻轻地按摩下鼻翼两侧,安抚一下尽责的鼻腔。鼻孔好冷,脸蛋也冷,手也好冷,这时感觉身子更冷。眨巴眨巴眼睛,努力使眼球暖和一些,继续赶路,我知道今晚也许会感冒了。

在我的记忆里,初冬时节,我总会有一场感冒,那是我身体对冷空气的不适应。习惯夏天的我,怎么也喜欢不了冬天。宁愿在夏天的太阳下暴晒,也不愿在冬天里的空调里呆着。似乎夏天是火,冬天是冰。喜欢春天后的火红夏天,延续着绿色的生命,撩起几丝湿漉漉的挂在眼角处的短发,擦一把汗,用一纸漂亮的折扇轻轻地摇动几下,徐徐的凉风沁入脑门,舒展思绪,一切都变得神清自怡。哪像冬天,连空气中吟唱的都是悲呛与隆重,万物枯黄的时节,唯有默默地坚守着的那些倔强的如冬青、松柏之类的常绿植物还在绽放着生命。大雁在天空中划过,留下一声声遗憾之音,仿佛在叫喊着:“明年我还要回来的”。大地保持着半酣的睡态,支撑着仅有的婉约与别致。

这次像以往的初冬一样,没有逃过感冒。清涕比赛似地从两鼻孔中缓慢流出,鼻翼两侧被我揪红了,而鼻腔里还是那么地冰凉,与冷空气倒是合拍。我努力地多穿衣服,拼命地想着弥补,可是身体却不配合,冷,感觉身上没有一丝丝热气,整个人都似乎掉进了冰窟窿里。站起身来,走出电脑旁,跳绳,一下两下,无数下,腿已经无力,如牛一般地喘着粗气,赶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此时的人一定是松散的,深身无力地定坐着,将整个身躯都交给了一张椅子。身体热了起来,又坐回电脑旁,在网上尽情地抒发着自己的情感,在不知不觉中,身上微张的毛孔排出了一些细微的汗,又在一次冷坐中,毛孔收缩,汗已消失,身子重新变回原来的冷,也许比先前更冷,阿嚏,阿嚏,又重新开始,身子冷得轻轻地抖了一下。

不行,得上床去坐着,开了电热毯,脱了外衣,静静地靠着床头坐下,一双手不知不觉中缩进温暖的被子里,紧缩着脖子,一件事都不想做,就呆呆地坐着,半小时一小时二小时过去了,总得下床起来吃晚饭,但这时,身子早就暖和了,我高兴地起了床。可是一着地,阿嚏就不放过我似的,一声接着一声。不管它,以往的感冒都是全凭着身体的本力,不用吃任何药物都是自愈的。

第二天照样起床打早球,顶着寒风,流着清涕,打着阿嚏,一切都在自然中。可是昨晚的咳嗽让我难受了一晚上,次日嗓子哑了,怎么这样没用,经不起一场小小的感冒了。也许是人老了,免疫力下降了,一连几天,都没好,感冒与我作拼死战斗。嗓子彻底哑了,阿嚏声不断,清涕也逐渐地浓厚了起来,头微微地疼着,整日里就像是没睡醒的样子,走起路来,感觉腿是沉的,可身子是轻的,似乎要飘起来,清醒着的头脑却不能指挥着身体,更不能战胜这小小的感冒。摸摸额头,体温一定比平时高了一些,轻微地发烧。

年轻时的我,这样的低烧照常上班,不到四十度不会请假,站立服务,十二小时并没感觉到不能承受,如今,唉。自觉无用的我,大不如从前。不如我现在向感冒投降,去医院配药。

晚饭后,吃了药,早早入睡。不到半小时,身子热起来了,这种热不是夏天的那种热,而是从心口处发的热。我知道这是药物起了作用,这就是所谓的排汗即将开始。首先是手暖和起来,平日里一晚到天亮都不暖和的脚也跟着热起来。我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身体,从汗毛孔中散发出汗珠,湿湿的。侧了身体,拉了拉睡衣,等待着一场大汗的到来。一粒汗珠圆滚滚地从胸口慢慢爬行滚落,所到之处,有一种痒痒的感觉,爬着爬着,爬出了皮肤,与衣服混为一体。第二颗汗珠滚来之时,我伸出手抚摸,顿时就没有了,到了我的手指上,消失了。紧接着三五颗一起滚下,我不再好奇,由它去了。我伸出手摸了摸额头,汗也是悄悄地占领了我的首领。汗渐渐地多了起来,感觉难受,又不敢动弹,生怕这汗缩回去似的。

这样的出汗方式,似乎每年的冬天都会有。成人后的自觉,总能使汗出个透,而小时候的自己,却是不老实的。每当感冒吃药后的排汗之时,经不起这样的热,将被子踢开,无奈父亲会坐在床边,紧紧地抓住我的小手,轻轻地按紧被角,一边细声细语地给我讲着故事,一个接着一个;一边亲着我那满是细汗的小脸,说着:“宝贝,别动,出了汗就会好了。等好了,我们去买好东西吃。”直到我将汗全部排完,轻松了,换了潮湿的衣服,满足地睡去。记得小时候,我总是希望能生病,因为有父亲的陪伴和关爱。自我有了女儿后,她的感冒,她的排汗也是个艰难的事,我会模仿着父亲对我的那样,将爱延续,和她一起与感冒作斗争。

在厚实的蒸腾湿暖的被窝里,任思绪随着热气上升,在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一声声微信提醒音叫醒了我,睁开眼,外边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可手机屏幕上却出现了一位从未谋面的文友的问候声。他虽身处困境,但仍不忘嘘寒问暖。他每天都发来短信:“大姐,今天感冒是否好些?”等等话语,这样的友情怎不叫人心生感动呢。谁说冬天不够温暖,这点点滴滴里蕴藏着冬日里的心语和热情。

夜在静谧中悄然走来,空气里冰冷的气息早已消耗了我脸上的热量,脸是湿湿的,凉凉的,似乎刚经历过一场马拉松,一身的疲倦,但脑子却是比先前清爽了不少。

侧耳听到外面的冷风正呼啸着想从玻璃窗的缝隙里遛进来,休眠的万物连同着劳累一天的人们已经渐渐睡去,路灯昏暗无力地透过窗帘映入房内,还有那慵懒地扭动着腰枝的枯秃树条的影子。在这黑夜退烧之时,陪伴我的是撒落万朵千枝绿披的枯叶树,怎不叫人心生感动。

起身,脱了这湿湿的重了一倍的占有我汗水的衣衫,重新换了一件干衣,继续睡觉。此时的心绪与几小时前完全不同。思绪禁不住地飘飞,那寒寂中挺立的不再是楚楚怜意的荒凉之树,它们不争宠,静心地默默地守着冬天,静谧安然,等待着来年的春天,用深沉的厚度包容四季的变换,蓄积生命的热能,等待着再次显现华贵。

心情好了,病也会好得快。这场感冒治愈了我对冬天的偏见,使我由衷地喜欢冬天了。在这冬天里,人可以感冒,心情可不能感冒了。微笑着生活,才能充满温暖的阳光。心中有阳光,冬天不再寒冷,冬天里也有温馨……

江西癫痫医院怎么才能让癫痫不发作正确急救癫痫患者的方法癫痫怎么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