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珍惜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典诗歌
题记:虽然立秋已过,但炎热的气候还是一天盖过一天。尤其最近几日,高温已达到了摄氏三十七度以上。老天,似乎在考验人们身体的耐受力。正因为这样,很多人选择在晚饭后走出家门:或闲庭信步;或对月小酌;或邀上三五朋友围坐在小吃摊前闲聊家事。于是,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也就从这一刻起在城市的角角落落里展现开来。   一、   汪宁早早的帮母亲收拾完饭桌,又将自己的衣服从衣架上取下,叠好,放进衣柜。“妈,我去隔壁找一下小雨,我们说好了晚上一块去外边转转,屋里太热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床底下拿出了那双白色的运动鞋。那是谭华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叮铃铃……”客厅里,电话声此起彼伏。“宁宁,去看看谁的电话。”母亲在厨房里喊道。“噢。”她一边应着一边从门口折回到了电话机旁。突然,就在准备拿起话筒的时候,一串熟悉的数字跳进了她的眼里:原来这个电话是她的男朋友谭华打来的!想起几天没联系的男友,汪宁刚刚还阳光灿烂的脸上立刻布满了阴云。   那是几天前,因为一些小事,他们之间发生了很激烈的争吵,甚至还差点动了手,这让她对他们的将来充满了担忧。于是,她关掉了手机,一个人在房间里整整呆了两天,尽管这两天如同两年一样难熬。但是为了以后不至于后悔,她还是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她必须要好好想一想,这两年他们走过的路,还有他们那看不见的未来。而在这期间,她几乎没有踏出家门半步。包括母亲问起时,她也总是说自己在看书,上网。要不是小雨电话相约;要不是怕母亲过分担心,说不定她真的会把自己活活闷死在屋子里。   “宁宁,谁的电话,咋不接呢?”母亲将头从门里伸了出来,大概是被不断响起的铃声给吵到了。“哦,马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上接,刚才在换鞋。”她赶忙拿起话筒。“是宁宁吗?”电话那头,说话的并不是小谭。难道他出事了,要不电话怎么会在别人手里?她慌了,“你是谁,怎么会拿着小谭的手机。“听不出来啊,我是海子,小谭的哥们,开出租的那个。”对方解释道。“唔……”汪宁手拿话筒,脑子飞速的旋转着,尽量在记忆深处寻找着有关这个人的信息。“记起来了吗?”电话另一端,那个声音还在。“好像有点印象。”她的回答很马虎。因为之前虽然隐隐约约听小谭说起过这个人,但真正见面的机会也不过一两次,所以印象不是很深。“算了,你还是听听这个人的声音。”对方好像知道她想不起来,又抛出了另一个人。“搞什么鬼?”她嘟囔了一句,拿着话筒的手在下沉。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灌进她的耳膜,“喂!宁宁,听得出来我的声音吗?”“你的声音咋会听不出来呢,咱们这么熟。”没错,这次她听清了:说话的人是小剑,谭华的朋友加死党。“这还差不多。”对方显然很满意她的回答。“有什么事吗?”她问。“没事,就是想跟你聊聊。”“你,跟我聊?开玩笑吧?”她苦笑了一下,心里已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真的就是想跟你聊聊,能出来吗?”电话那头,那哥们言之凿凿,似乎这个电话就是他自己打的一样。“对不起,我和朋友约好了要出去,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先挂了。”既然知道了他们打这个电话的用意,她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听他继续啰嗦。“别,别挂。实话告诉你,是小谭让我们给你打电话的。”果不出所料,这确实是他的意思。那他为什么不亲自打这个电话而要假手他人?想到这儿她更恼了,“那他呢,为什么不自己打来?”“他说这两天一直在给你打电话,但你的手机始终关机,所以才让我们把电话打到你家里问一下,看你有没有事。”小剑在电话里极力替自己的朋友辩解着。“我能出啥事,我很好啊。倒是他,最近经常陪美女逛街,一定特累吧?”想到几天前为了那个女孩他们险些打起来,她的心里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而往事也像电影一样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里……   二、   三年前,也是这样的夏夜,刚刚走出滑冰场准备吃点东西的汪宁和小雨被两个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堵在了一家烧烤摊前。当时,谭华和小剑就坐在离他们差不多一米远的桌边。看到那种情形立刻上前制止,不料对方非但不听还出言辱骂。于是,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流血事件瞬间爆发,直到随后赶来的警察将他们带回派出所,这件事才算了结。其时,小谭的头上,身上,多处被打伤,而小剑的也同样挂了彩。当然,那两个混球也没好到哪儿去。后来,为表示感谢,汪宁和小雨陪他们去了医院。但是第二天,小雨说什么也不去医院了。问起原因,说是怕对方好了以后找他们要补偿。于是,她只好自己去医院。只是没想到这一去,她和小谭之间竟然产生了感情!从最初的互不相识到后来的相知相爱,他们之间变得越来越融洽,越来越默契。“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这句话不知是谁最先说出来的,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用在他们身上倒是十分的贴切。三年,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而他们依然牵手走在一起,这本该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啊,可如今……   “喂,喂,你在听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拿着听筒已经呆了很久了。“噢,听着呢,你说。”她甩了甩了头。“宁宁,能不能出来一趟,小谭有话要跟你说。”小剑在电话里替朋友求情。“这……”本来她是想跟小剑说,虽然你很够哥们,但有些事哥们是帮不了的。可话到了嘴边却改了词,“小剑,还是算了吧,都这么晚了。”她看了看窗外,“对不起,要没别的事那我就先挂了。”“别,别挂,让小谭跟你说。”电话另一端,小剑终于打了退堂鼓。“还是你跟她解释吧。”听筒里传来小剑无奈的说话声。不用猜,他已经把话筒寄给了另外一个人。“那好吧,我跟他说。”没错,的确是小谭的声音,看来他一直都在。“宁宁,你好吗?”话筒里,那个熟悉的声音让她的心跳再次加速。“我……”她不知道该如何跟他沟通,虽然她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需要沟通。“宁宁,跟谁打电话呢,说了这么久?”母亲从屋里走出来,满脸疑虑的问。“宁宁,你出来吧,我在旱冰场等你。”可能是听到了宁宁母亲的声音,小谭的语速很快,“一定要来,我有话跟你说。”说完挂断了电话。“妈,我有事出去一下。”她放下电话就要走,却被母亲迎面挡住了,“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去办,你看天都快黑了。”母亲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就出去一会,很快就回来了,你困了就先睡。”她一边说,一边伸手从旁边茶几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唉,这死丫头,就是不如以前那么听话了。”随着砰的一声,母亲的唠叨被关在了门内。   三、   “你终于来了!”汪宁的身影刚一出现在旱冰场外,小剑就冲了过来,身后跟着谭华和另外一个男孩。不用说,他一定就是最先打电话的那个叫海子的出租司机。“你那么盛情相约,我要不来不是太不知趣了?”看着旁边沉默不语的小谭,汪宁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冲着哈尔滨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哪家好谁来的。”小剑朝谭华挤了挤眼,脸上露出了一种看破真相后得意的笑。“走,咱去边坐那会,顺便喝点东西。”海子提议。于是,他们来到了冰场外的夜市: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吃,不同味道的饮料。以及散的冰镇啤酒。   他们挑了张靠里的桌子。“来五瓶啤酒,两个凉菜。”还未坐定,小剑就开始叫菜了。“唉,边上的,烤五十串肉。”小谭也回过头,冲旁边卖烤肉的摊子上喊了一句。“好嘞,马上来。”老板一边应承着,一边将数好的肉串摆到了烤箱上。“你们要的菜和啤酒。”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将两盘凉菜摆上了桌,接着又拿来了啤酒。看来这露天的夜市虽小,服务态度却也不比大饭店里差多少。汪宁在心里感叹。这个时候,正好一对刚刚走出冰场的年轻人手拉着手坐在了对面的桌子旁。男孩从脖子上取下毛巾,细心的帮女孩檫着额头上的汗珠。女孩抿着嘴笑了,而后将头斜靠在了男孩肩上。“第一次滑都这样,慢慢就好了。”男孩用手搂住癫痫发作症状怎么救治才好了女孩的腰。“来瓶果汁,要苹果味的。”男孩回过头,朝正在忙着给擦桌子的女人喊。“来了,给你。”女人很麻利的拿来了饮料。“给我拿一瓶啤酒,你还要吃什么?”男孩交代完女人,又回头问女孩。“我什么也不想吃,就是想喝。”女孩说着,拿起面前的果汁瓶,三两下拧开盖子,咕嘟咕嘟连喝了几口。“慢点喝,小心呛着。”男孩赶忙摁住瓶子,将毛巾递给了女孩,对方接过毛巾擦了擦挂在嘴角的果汁。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送饮料的女人,拿着一瓶冰镇啤酒走了过来,“你要的啤酒。”“谢谢!”男孩接过瓶子用牙轻轻一咬,瓶盖应声落地,接着就见他仰起脖子一阵猛灌,不一会半瓶啤酒已经下肚。“慢点,还说我呢。”女孩一抬手抢了男孩的瓶子。“真渴了。”男孩看着女孩傻傻的笑着。“我们再滑一圈吧。”经过短暂的歇息,女孩的体力又充沛起来。“好,只要你不嫌累,我乐意奉陪。”男孩说拿起酒瓶,一口气将剩下的酒到进了肚子里,随后拉起女孩的手一起走向了冰场。   四、   看着远去的背影,汪宁的思绪又回到了他们第一次滑冰的情形。那时,正处于热恋中的他们也是这样的一幅甜蜜的摸样。可如今,三年过去了,他们一块出现在滑冰场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宁宁,你发什么呆呢?”小剑的喊声将正沉浸在回忆中的汪宁再次拉回了现实。“噢,没什么。”她笑着撒了个谎。“还没什么呢,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有二十分钟没说话了,就像傻了一样。”海子也跟着调侃。只有小谭,他始终一言不发的坐在那,一口口喝着闷酒。“我说你们俩,有什么话不能痛痛快快说出来,这样一句话不说算怎么回事啊?”“就是,你俩好好谈谈,我们闪一边去了。”小剑的话显然得到了海子积极的响应,他站起身冲着小剑撇了撇嘴,两个人拿着酒瓶坐到了另一张坐桌子上。   “宁宁,听我说,你真的误会了,我跟那女孩真的没什么。”小谭终于开口了。这是晚上见面后他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你以为我会信吗?汪宁一脸怨气。“宁宁,你必须相信我。”谭华抓住了她的手,诚恳地说。“好,就按你说的,你们之间没什么,那那天为什么要打我,这又怎么解释?”这才是汪宁最大的心病。“宁宁,对不起!”谭华深情的望着汪宁,“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我是突然犯混了还不行吗?”“不行!你今天必须说清楚,那件衣服到底怎么回事?”汪宁板着脸问。没想到这个时候谭华居然笑了,“嗨,原来就为这事?这都哪儿跟哪儿呀。”“你,什么意思?”这下,她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听我说,你真误会了。”谭华握着她的手说,“那天,那个女孩和她朋友在广场玩烟花不小心将我的衣服烧了个洞,我们因此吵了一架,最后她给我道了歉并答应赔钱,我没好意思,就让她找人帮我把衣服补一下,钱由她出。所以,你说的那件衣服根本就不存在,那本来就是我的衣服。”她不信。“真的就这么简单?”谭华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你以为呢。”“这么说我冤枉你了?”她还是不能确定是否真的冤枉了他。“何止冤枉,简直冤大了。不过,我很高兴。”“为啥?”她明知故问。“这说明你在乎我呀,不然怎么会像打翻了醋坛子。”误会消除了,小谭说话的腔调又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咱们去溜一圈吧,我好久都没去了。”汪宁的目光移向了冰场,那里曾是他们的爱情的发源地,也是他们爱的欢乐场。“好,我拉着你。”小谭拉住了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向冰场走去……   五、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们走出了冰场。“我还以为你们俩把我俩给忘了呢。”看到他们手拉手有说有笑的走过来,小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就是,你们只顾自己玩却把我们俩晾在这喝闷酒,也太不仗义了。”海子也站了起来。“来,来,先坐下坐下。”小谭急忙松开汪宁的手,站到了两个人中间,两只手将他们二人摁在了座位上,“放心,今晚一定陪你们喝个痛快。”“那咱们来瓶白的怎么样?”小剑扬起脸问。“你们还是别喝白的吧,一会还要骑车呢。”望着不远处停着的两辆摩托车,汪宁的眉头皱了起来。“没事,就喝一瓶。”小谭回头看了一眼汪宁,很镇定地说。“可是,一会骑车会很危险的。”汪宁还是有点不安心。“宁宁,你咋这啰嗦的,不就喝点酒吗,又不是没喝过。”小剑开始面露不悦。“就是,我们牺牲了半夜时间帮你俩化解矛盾,怎么的也应该感谢一下吧?”海子将头转向了谭华,“哥们,你说呢?”“行,就依你!”被他这么一激,谭华的脸上就有点甘肃癫痫病医院解读癫痫发作的原因挂不住了,“不就喝酒吗,谁怕谁呀。不过,要喝酒就得有规矩,不能乱喝。”“这好办,咱划拳,谁输了谁喝。”海子说。他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另外两个人的积极响应。   他们端起了酒杯……   快二十四点的时候,汪宁终于沉不住气了,“喝的差不多了吧,该回去了。”她拉了一把谭华。这么晚不回家,母亲不知道得多担心呢。“好好,咱听宁宁的,回。”小谭站起身将最后一杯酒灌进了嘴里。眼神有些恍惚。“回就回吧,今晚也喝美了。”海子用手揉了一下太阳穴后也站了起来。“今个才算是喝得最痛快的一次酒了。”小剑用手拍了拍胸脯,“下次,继续!”。但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他毫不节制的饮酒才最终导致了那场惨祸。从而毁了三个家庭的幸福。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共 1193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