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笔墨】年味(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美文欣赏

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一句谚语:“腊八腊米饭,大人小孩都喜欢,吃罢腊八饭,就把年来办”。

生活在淮北平原上的我们,祖祖辈辈以面食为主,玉米,红薯,高粱,大豆辅之。常年难得吃几次大米饭,一斤大米要几斤小麦交换;所以,软软糯糯的米饭,自然是大人小孩都喜欢的!

吃罢腊八饭,接下就是着手置办年货了,日子每过去一日,年味便是渐浓一分……

今天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妈妈的一番话让我有了浓浓的思乡情结:“今年过年你们都能回来吧?我早早地蒸大馍,炸馓子,炸圆子。还是炸绿豆圆子,你最喜欢吃的……”

思绪飞扬,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开始一幕幕闪现在脑海。每当进入腊月,爷爷就会早早的把劈柴准备好(劈柴,就是一些不能做木料的枯树干或者树根),一节一节劈好以后码在锅灶前面,用来蒸大馍,炸馓子,炸圆子。劈柴不是常年用来烧饭的,只是过年的时候才烧,平常时候做饭,只是烧麦秸秆豆秸秆或者退去玉米粒的玉米棒子。这些可燃物没有劈柴燃烧时候的火劲大,蒸馍炸馓子都是需要大火劲的,因为劈柴火蒸出的大馍软乎,宣乎。奶奶买来甜酒酿做酵头,发酵出面团,揉成圆圆的一坨,在里面包上大枣,蒸出来的大馍香甜有韧劲。当一锅锅大馍蒸好以后,放冷,然后集中放在一个大的竹筛里面,用筷子蘸上红墨汁(一种可以食用的色素)在馒头上点上一个个红红的圆点儿,等过了除夕以后,家里的亲戚相互拜年的时候,会在放礼品的竹筐底下码上四个大馍,谁家大馍好吃又漂亮,女主人会被夸赞是位贤惠能干的好主妇。

炸馓子,炸圆子是不许小孩子进厨房的,说是有讲究;小孩子乱说话会得罪灶神爷,不是油锅烧不热就是菜油损耗得特别快,我不明白这样的说法是不是真的,也许是怕热油锅伤到我们吧!不让进厨房,小馋猫似的我们只能眼巴巴地站在厨房门口,鼻子里闻着那诱人的香气,口水一口一口往肚里吞……

炸好馓子圆子,就是杀鸡宰鸭,最隆重的就是杀年猪,相对贫苦的我们家,从来没有杀过年猪,每每快要过年的前几天,舅舅家的表哥,还有姨丈,大姑都给我们家送过肉。姨丈有一年还给了我们家送来了一个大猪腿。姨丈还拿我和弟弟逗乐:“赶快把你们的牙齿在石头上磨快一些,好啃骨头”。“姨丈我的牙齿比小狗牙还快呢!”弟弟一句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不光有吃的,还有新衣服、新鞋子、新帽子。爷爷还用写对联剩下的红纸给我和弟弟每人糊一个大红灯笼。除夕的夜晚,我和弟弟穿着新衣服,提着红灯笼,满村子跑着捡拾那些没有被点燃的炮竹。一幅幅红红的对联贴在门上,一串串噼里啪啦的炮竹声中,家家户户喜气洋洋,我们小孩子更是欢天喜地。

除夕夜里最隆重的两个场面就是敬神和祭祖,把蒸好的大馍,烧好的鸡鸭、鱼、肉摆上供桌放在堂屋的后台上,点上一炉香火,奶奶一边烧香一边祈祷,请求祖先和神灵保佑一家人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吉祥,招财进宝。供桌摆好之后,家里的男丁要去给至亲的先人“送钱”(烧冥币),放鞭炮。这一遍祭奠完成以后,大年初一的早晨就是整个家族的大祭奠,小孩子欢快地跑在祭奠队伍的前面,爷爷一辈的堂兄弟,爸爸一辈的堂兄弟,浩浩荡荡的队伍走在去上坟的路上,期间还能看到村里其他家族的祭奠队伍,那个家族的队伍人多,就说明这个家族人丁兴旺,老一辈人的心里会甚感欣慰,带着我们小辈们烧纸,磕头,放鞭炮……

祭奠完成以后,就是拜年了。族里几个高寿的太爷太奶奶等着我们这些晚辈去拜年问好,我跟在爸爸的身后,学着爸爸的样子作揖拜年,爸爸会让我给太奶奶磕头,我一边磕头,一边叫着太奶奶,嘴里说着奶奶教我的话:“重孙女给太奶奶拜年了。”太奶奶满头白发,眼睛就像弯弯的月牙,嘴巴里一个牙齿也没有了。她给了我一个红包之后,又抓起一把糖块装进我的衣服口袋,对着我爸爸说:”你看这小妮子,银盘大脸,小嘴也甜,多招人喜欢!”我则甜甜地吃着糖,拽着爸爸的裤腿,眼睛盯着太奶奶给的红包开心极了…….

从初二开始,就是亲戚间的相互拜年,初二去给外婆拜年,初三去姑姑或者姨妈家,初四是出嫁过的姑娘回娘家,同时也是没有过门的媳妇上门给公公婆婆拜年的日子。我们一帮小调皮,满村子跑着看未过门的嫂子或者婶子,评头论足地说着谁谁最漂亮。再后来长大了一些,我还有幸被大娘拉去陪着未来新嫂子吃过饭,那可是美美的差事,有好吃的,有红包拿,还有新嫂子看!

熙熙攘攘,你来我往,亲戚多的家庭,一直要到正月十五才能拜完年。大家都收获了来自亲人的问候,温暖和甜蜜……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向城市,漂泊在异乡的游子,在城市里辛苦拼搏,却似一叶浮萍,根在哪里?逢年过节,越来越多的人会感觉年味越来越淡,一通电话,一个短信真的能给我们的亲人带去温暖和祝福吗?

“妈妈,今年过年我一定回家!”

“好,好,妈妈明天就开始准备,你们尽可能早点来家”……

听着手机里妈妈的话,脑海里清晰地闪现出一幅画面:爸爸往灶膛里加着劈柴,红红的灶膛里劈柴火烧得正旺,妈妈把一个个圆圆的包着大红枣的馒头放进蒸笼,白雾似的蒸汽铺满厨房,烟囱里的炊烟欢快地奔向广阔的蓝天,它想去牵云儿的手,和云儿一起,飞舞,飞舞……

沈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呢云南癫痫病重点医院长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靠谱?怎么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