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看点】香妃湖游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2019年5月15日,早晨起床后,家住喀什的女儿忽然电话说:自己借了朋友高静的昂途小轿车,要带我们出去闲游野逛一个什么近在咫尺超级有名的湿地公园——香妃湖。

这个我们,当然应该包括她的亲生父母其中有我在,那么她寄养在我家的女儿呢?我家的两个宝亲孙儿呢?车主高静不会捎带至少一个客人吧?我立场坚定,旗帜显明:不去!除非带着远天隔地从东土大唐时隔40来年第二次来探望我的亲哥哥!

心无所系,斩钉截铁。我一如既往地上我的“班”,修我的行,走我的路。妻子与俩孙儿却被女儿小非电话劫持(自费打车)带到了喀什。原想这是最平静安逸的一天,我还可以陪同远道而来的哥哥多玩一天,再打检一下行李,总结一下南疆之行,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因为哥哥还要去克拉玛依探望其妻儿的机票已经有过一次改签了。明天应该不会因为天气或者人为的原因再次泡汤了吧?!

有所店面,名义上是我的,其实是儿子与儿媳合伙“绑架”我们,和我们共开的。我的心事一是在商店管理策划布局上,另外一份却在打乒乓球与写作练字上。哥哥来南疆已经超过半个月了,这段时间不能分心走神,不能朝三暮四,不能狐假虎威走马观花繁衍应付,只能孤注一掷,虔诚顶礼,一心一意地让哥哥感受一下我们新疆人的忠贞不二,汪洋恣肆和蔼可亲,包容与大气!

都上午两点时分了,新疆南部已经进入下午的分界线。忽然女儿电话下令就地集结待命:“我来接你们!”

“必须带上你大伯!”我又抛出一句丢石头般不可妥协的冷话。其实,我还在为一间工棚的安稳架构,装饰布局而忙得不亦乐乎。

盛夏五月,朝晨如冰,中午流火,下午七八点钟才是走读游览安静散心的黄金时机。女儿小菲是个目无尊长不踏犁沟的“狂人霸王”,不分青红皂白,拉上她母亲(我的内人)与我的两个亲孙子,还有她的小女儿(我的外孙女),应该已经满员了,还有我们老兄弟俩,原则上是违法的超员,也是不可理喻的。只是,南疆这儿大路朝阳,戈壁滩纵横,路宽人稀且很少要通过交通枢纽(检查站),超载两个小小人儿是平常事。

果不其然,我们两家六口,还不计算驾驶员(女儿)就拥着挤着凑在一起上路了。

什么香妃湖,张骞公园,班超墓,还有热带植物园,明显是玩弄词藻偷换概念想方设法骗人的。疏附与疏勒乃近亲毗邻,到香妃湖只有不到十来公里,直线距离也就几公里的路程,踩下个油门就到了。寻常的路径,寻常的时间遇到寻常的自己,本来就没有啥稀奇古怪的。

路径七扭八歪,绕来绕去,不是直达,就是穿越!

骄阳高照,闷热如炉。近处高大的白杨树如屏如堵,这是原生态的美,大自然的杰作。而经过改造嫁接修饰乔装打扮混血之后的花坛草坪,低花娇树,只能娇揉造作,男盗女娼,千篇一律,扼杀了植物的本性,助长了人们的贪欲,也改变了人们传统以来原本就有高雅自然的审美情趣。

彼岸起新湖,光影照吴楚。

天宽地势阔,月洗惊翠雏。

百里碧无瑕,初夏动渔舟。

芦荻亲禽鸟,蒲秧照水族。

深渊接东海,谷狭通五洲。

森森逞浩渺,芦荡星月稠。

环湖圈套圈,戏水消烦忧。

楼阁起云鬓,栈桥藏洞幽。

车撵帆如织,妃娘跃高丘。

丰姿羞西施,嫦娥犹搔首。

昆仑秀冰肌,柔情恰水流。

百载留余香,六宫逊一筹。

招摇泛沧海,幽径帆篙簇。

红男浴波涛,绿女伞如菇。

雉鸡呼同伴,鸭鹭携幼雏。

雪尽马蹄轻,双桨逐水流。

折柳边塞阔,戏水争上游。

婴幼贪潜水,望远惊沙鸥!

歌吹动龙宫,叠拍醉不休。

志在千帆外,书画早绸缪。

据史载:香妃即容妃(1734.09.15—1788.5.24),霍卓氏,维吾尔族人。生于雍正12年9月15日,阿里和卓之女。

乾隆22年(1757),回部大、小和卓发动叛乱,清朝派兵入回疆平叛,伊帕尔汗的五叔额色尹、哥哥图尔都配合清军作战,立了汗马功劳,乾隆24年(1759)平叛之后,乾隆封额色尹为辅国公,封图尔都为一等台吉(仅次于辅国公的爵号),图尔都送妹妹伊帕尔罕氏(香妃)入宫,以示联婚友好。

1788年香妃病逝后,按规定:满清的后妃只能葬于皇家的后妃园寝中,乾隆陷入"两难",在惆怅百结之中忽地茅塞顿开——何不在香妃的名字上作文章。他命令雕刻工匠仿照香妃生前的体型相貌加工了仿真的香妃,只留出面部外全身裹以白布。这居然蒙过了一大家族人。此时被册封为辅国公香妃的哥哥图尔迪也已去世,乾隆便传旨将其兄妹俩一真一假的遗体特许同时迁葬喀什,由香妃的家人百多号人的抬尸队伍,历经半年之久的艰难跋涉护送灵柩回新疆喀什。由此人们只记住了香妃和香妃墓,而对于墓地的真正主人却疏于谈论。

邻家有女初养成,锁在深闺人不识。当然,历史上的香妃,岂是我们供养得起的!但是,作为香妃湖和热带植物园,我们还是孤陋寡闻,有点少见多怪。退休养老长住到了疏附县,眨眼之间已逾十载,周边远近的楼台景观,高原冰川,名人轶事,良辰美景,大泽深渊,甘泉峡谷,稻香渔村,平菇藕榭等,因为两家都购买了小车,也都是工薪好玩的小资阶层,挣钱不多,吃喝玩乐花费开销却不少。这次真是刘姥姥初闯大观园,叫我们眼界大开,感慨良多!

疏附与疏勒县互为睦邻,好像亲姊热妹或者表亲妯娌,长相相近,出身名门望族,都处于巍峨昆仑雪山山脉的基座腰围地带,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沼泽地。这块美丽肥沃的沙壤胶土地带,一年四季都有融雪水浸润,都有丰富的水脉甘泉流淌,由于地势平坦,河流密布,就形成了众多的溪谷湖泊,到处都有小桥流水,随处可见芦荻森森,红柳如帜,野蔴花打着红灯笼,是水蛇鲫鲤鲢鱼天然的家,是野鸭黄鸭白天鹅老鹳沙鸥丹顶鹤的繁衍栖息理想之地。

近年来,由于西部大开发号角的召唤集结,祖国东部最富庶的广东深圳等地携手支援边疆,结成兄弟连理。他们出主意,想办法,筹资金,上项目,改山水,建工厂,修民房,扶企业,在短短一二十年里,给新疆南部真输血,大换装,使原来比较贫穷落后的穷山恶水变成了歌吹动地,稻香鱼肥,人欢马叫的塞外江南!

我们从疏附县抄近路利用导航直达香妃湖,总计也不到十公里的路程。天气炎热,热气蒸腾,一踏进香妃湖,就真想着能有一泓深潭,几只轻舟,能为我们洗涤降温,供我们游弋消遣就行。身临其境,果不其然,有门面平平淡淡,也没有什么高大建筑,一色的农庄村舍,一色的田园风光。没有油头粉面地修饰打扮,虚来乔去,也没有高调地漫天要价,人为拔高,让我们心旷神怡不亦乐乎。

拐进一处小门牌匾,上粗质木书——香妃湖,就径直到达了湖泊水。啊!是如此地辽阔广大,是这般地天然质朴,湖心远处树有一处高标,上面就站着一位风姿绰约大名鼎鼎的窈窕淑女——那一定就是被乾隆皇帝宠爱过满身喷撒着沙枣花香的香娘娘。她热情洋溢,蓬头素面与我们隔水相望,这么大的大热天,她也不修边幅,不施粉黛,不怕暑气热蒸,就这么远远地恭立迎迓着做为不速游客的我们。

湖面热气氤氲,水草丰盛,浩渺开阔,一眼望不到边。湖心建有亭台楼阁,当然也有朴素如画的廊道如栈长桥。既然是香妃湖,当然香妃就是中心主题与东道主了。在我们的潜意识里,香妃一直是个优秀超群,体抚民情,关照国家通情大义的民间女子,她爱国重情,以国家前途大事为己任,且以浓郁的香气名世,以经久不息的思乡念家,忧虑国运民情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重视民族团结,和睦相处是值得尊重与爱慕的。

我们的小船精致灵巧,调度方便,船身为天蓝色,与我们的救生服的淡黄黄蓝对比显明,相映生辉,也正好能胜任我们七个人的载重。湖水超深,平均在两米以上,没有漩涡,没有浅滩,碧波荡漾,水到渠成游刃有余。

因为我的小腿到脚腂骨故有疾病,本来是很好的船工与舵手,如今我也失去了助力划船的资格。也好,我就是想当然的摄影师,总指挥加乘客群众。经过服务人员调转船头,我的哥哥与女儿捉对儿蹬轮划桨,小船箭一般地划入深水区,围绕着湖泊作圆周运动。几个小东西也还听话,少不了你强我惠,叽叽喳喳,吵成一片。但是还是服从分配与调度,坐在对角几个应该占位的地方,使得航行达到船体的总量平衡。

小船儿轻轻地漂荡在水上,这时湖面上还没有先我们而至的游客。我们信马由缰,轻而易举地就冲进了平湖芦荡,按照事先商定的路线,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南一会儿北,向着古道棧桥,宽阔的水榭孤岛边横冲直撞,也有紧一阵松一阵的时候。得照顾几个小家伙的情绪,也有我们的共同意志与思想,因为尽信孙儿们,就会丧失平衡,左右摇曵走偏,出现人仰马翻,造成可能酿下的重大事故。如果不照顾他们,我们就有点家长作风,丧失了民主自由,儿童优先,因为他们毕竟是我们的未来与希望。他们也会渐渐长大成人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应该给他们一块成长壮大,挥拳头扬胳膊的用武之地和一飞冲天的坚实翅膀!

我们穿过渡桥桥洞,觉得桥洞是否过于狭窄,不敢斗胆冒失,然而又想到“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古训,就壮着胆子向前闯,结果也觉得水平不错,挥洒自如。一溜儿一字儿排开的长桥,是原木订制勾勒的,古色古香,颜色气味质量做工,都是稀松平常酿制的,呈现黑褐色,也许能穿透岁月就有了久远的年代。我们不能在上面行走,了怀能认真地考察一番,更觉得是天经地义,货真价实的实物标配。因为,真的花费气力精装雅制,水泥模仿,通透亮丽,也会破坏了整体美观,让韵味全失,使人大跌眼镜。

借助水的浮力与摇动,我们玩得很起劲,很高兴,也许那些水鸭子与鸥鸟水禽对我们不大欢迎。因为我们的喧闹吵杂打破了它们原有的宁静秩序。有几只水鸭天鹅的幼雏,被母亲或者是兄长带出了桥洞,正在平静地进行曲线转移。它们不慌不忙地迁徙,划动鸣叫,有点惶惑地回望着我们,把我们视有若无,因为我们才是过路游客,它们就是久住居民。

水泊浩大,水草丰盛。水泊的中央却一尘不染,平坦光亮,在太阳强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没有多少水草的纠缠与横行霸道的阻隔依附,只有我们摇桨产生的波浪,推开了水花,也有簇簇红柳和胡杨树的家族,把它们的势力范围伸展到很远的天方水域,它们以耐旱抗碱著称,也不会拒绝优渥的雨露与肥美的营养,成为养尊处优,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特殊公民。

平湖一定得有水草,有大树生物和长住公民这才有生气,才有持久的魅力与吸引游人的特质。香妃湖首先是一处处女湖,是生气勃勃,浩然大气无与比拟的一流注水湖,也许还有温泉和矿物质的参与与资助。其水质清新透明,水量充沛补给合理,因为得天独厚地受到昆仑融雪的呵护与爱戴,它能生鳖养鱼,孵蠏捉虾,灌溉食用是当之无愧的人间瑰宝与映月明镜。

我们喜欢把船只划向外围的树冠草滩,划向界而未界,围而却没有彻底隔断的广大水面。在这里可以打游击,可以玩芦苇蒲秧草,折树枝草叶,可以逗鱼游乐同时还可能撞上白天鹅或者它们的幼雏。小孩子们也喜欢接受水草亲吻与抚摸的良好感觉。

划艇一波一波地向前推进,把刚才踩出的水路抛向后方的远处,每一步都是新鲜的,每一时刻我们都沉浸在欢乐与欣喜若狂的漩涡里。湖水宽阔平坦,水平如镜,没有太多的参照物,其实我们也没有走出太远的地方,只是游兴在增加,失望与抱怨化整为零却烟消云散。欲望是个奇怪的东西,它会水涨船高,会多方地聚合裂变,连我们的孙儿们也不安分守己,要不断地调整位置,要居高临下地触摸水花洗手,要用手上的长芦苇杆击水,追赶蜻蜓与水生物。

水蜻蜓看上去很笨拙很傻冒,尤其是有小拇指大翅膀较长红眼睛的红肥壮蜻蜓,它盯上了一个地方,那怕只是一片叶片,一端残枝嫩藕,也会目不转睛地守望着,贪恋着,居然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停机坪和休息室,但是当你狂热地追逐到前方,屏声息气兴致勃勃地准备动手捕捉的时候,在离开手指不到几个厘米之间,它才扇动灵巧的翅膀,箭一般地飞出好远,然后再打上几个旋,转回来向你打个招呼说:看谁更聪明!就再也看不见了。

那些大点的水禽如红嘴鸭,白鹤老鹳,鹭鸶水鸥叼鱼郎,它们就躲藏在有人出没活动的地方繁殖产崽,因为有点喧闹吵杂的地方更安全,更便捷。所有的人(重要的是新疆人外地人),他们都是爱鸟护鸟的,只是想看看它们的生活环境,处世方式以及对外界动静的真实反应。小鸟老鸟也它们习惯了与人对峙观望与交往,可以大摇大摆,若无其事地行走浮游,游玩趣闹显摆与群居,带着一家老小招摇过市,周游世界。尤其是它们刚刚出生不久的幼孙幼崽们,竟然是足够顽皮活泼的,可以排成行,挤成堆子傍逸斜出,可以不在成鸟母亲父亲的带领下就神出鬼没地跑出来晒太阳,捉蚊虫,串邻居,走亲戚。

山西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黑龙江有没有治癫痫的大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哪家强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