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冬韵征文】根在中国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一   2014年春节刚过,霍婶的纠结就开始了,因为在日本读研究生的女儿霍晶晶提出了一个苛刻的要求,这个要求关系到霍婶一家将来的大事。你说霍婶能不急吗?   闺女霍晶晶是在正月初六提出的问题:“妈妈,你和爸爸一起和我去日本定居吧,我决定将来在那里发展,我的研究生即将毕业,今年春季会涉及签约问题,您二老看看怎么办好?我的意思是,你们只有我一个闺女,最好和我在一起居住,也方便我照顾你们。”   霍婶听后当时心情骤然疼痛。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起了往事:其实自己也有一个儿子的,可是不幸的是儿子从小脑袋就有毛病,尽管霍婶用心照料,但是孩子还是活到五岁就离开了。这是霍婶的一道不愿提及的伤痕,后来,为了弥补这一人生缺憾,霍婶也曾四方医治,怎奈反复几次,都没能再生下哪怕一个闺女。每每与人提到此事,霍婶都泪水涟涟,说是没有儿子的命。好在闺女很争气,考上了大学,而且还凭借自己优异的成绩争取到了去日本读研。有一段时间,霍婶一家也十分自豪过:毕竟普通人家有几个可以在外国读研的。霍婶和霍叔早就想好了,等女儿毕业回国后,就把家中的房地一处理,和闺女过幸福的日子。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闺女读研是要毕业了,却要在日本定居,这可愁坏了霍婶和霍叔。   当着闺女的面,霍婶不用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说:“静静,这个问题可不是小事,我们本打算你回国发展的,现在你一下子要在日本发展,我们可要好好考虑一下。”   闺女也不反驳,只是陈述自己的理由:“爸妈,其实刚去日本的时候,我是想过要回国的,可是三年下来了,我觉得那个地方确实很吸引我,我喜欢那里的环境,我喜欢日本的企业管理,尤其是我所学的专业外贸管理,在日本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觉得在哪里生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施展我的才华。您们说是吗?还有,日本的工资待遇非常高,每月的工资相当于中国的两万元,我觉得在那里才能体现我生命的最大价值。当然还有一点,我也不瞒你们,我在那里处了一个对象,我们之间相处得非常和谐,打算一辈子在一起。综上所述,我希望你们能考虑我的未来发展,和我一起到日本去。其实在日本,我最大的心思也是你俩,因为我是你们的独生女。”   霍婶听后就开始抹眼泪,自己就这么一个闺女,老了不依靠她,依靠谁呢?可是叫自己离开这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去一个异国他乡,她真是做梦都没想过,她觉得有一种没了根的感觉。   霍叔也是一颗接一颗的吸烟,最后终于开口了:“这么和你说吧闺女,我对日本那个地方真没有什么好感,小日本太可恶了,侵略了咱们国八年,坏事做尽,我不相信你在那里会发展得很好。现在中国人反日情绪非常浓严重,尤其是最近一年来有关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更是闹得沸沸扬扬,说真的,我对日本一点好印象也没有。”霍叔说着继续抽烟。   女儿静静听后皱了下眉,想了想解释说:“爸,日本侵略中国,那是历史,历史不能代替现在。侵华日军也不能代替现在的日本国民。现在的日本国民还是挺好的。你说说,在二战中日本是战败国,但是现在日本已经跻身发达国家前几位,你不能不佩服日本国民的凝聚力和创新能力。我们也不能活在历史里,否定现在的日本。还有,钓鱼岛也是官方问题,与我们个人发展关系不大。日本的大部分国民还是挺有正义感的,这我在日本生活了这么久是了解的。”   霍婶没有再叫女儿说下去:“别说了,你知道吗,这要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你这么说就是汉奸。日本和中国的仇恨我看啊恐怕几个世纪都不能消除。说真的,这样的国家我还真不看好。不管中国咋样,我还是就喜欢活在中国的土地上,才踏实。”霍叔也赞同地点点头。   这下可难坏了闺女霍晶晶,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使出了自己得杀手锏:“可是你们考虑过我的情感没有,现在是我的事业适合在日本发展,而且已经有几家不错的企业和我有了签约的意象。我觉得在日本一定会有所作为的。如果回到中国我要重新开始,工资那么低,实在是难度太大了,更重要的是,我在日本已经有了情感的寄托,我对象对我很好,无论是我的职业和情感,他都很看重,你们说,我也年龄不小了,如果回国,也就意味着这门婚事要泡汤,在国内如果我找不到好的伴侣,你们会一辈子后悔的。”   霍婶两口也是边听边点头,局面开始很僵化。然后霍叔又提了一个问题:“咱们退一步讲,你在那里是有发展的空间了,可是你妈和我去那里能做什么呢?我们还没到养老的年龄,也呆不住啊。再说语言交流也有障碍啊,我们一点日语不会,更不可能现在就去学习,我们到了日本不就是哑巴吗?那不得憋坏我们吗?”霍婶也露出更加为难的神情。   显然,霍晶晶还是觉得这不是问题,她很自信地说:“那有什么难的,不是有我吗?到时候,我可以和你们说话,外出的时候我做你们的翻译。而且时间久了,你们也会慢慢会一点日本日常用语的,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见闺女说得这样轻巧,两个人有点没了主意,但是还是吃不准,霍婶接着提出了问题:“静静,你知道你爸爸有皮肤病,不能吃海产品,他喜欢吃粗粮和面食,你说说这些东西日本有吗?”   闺女笑了:“那有何难,到时候我买了你在自己在家做不就可以了吗?”   老两口还是有犹豫不定,最后还是闺女一锤定音:“好了,到时候我会妥善的解决一切问题的,你们就放心吧,我是你们的闺女,还能害你们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尽快处理了房地,你们好放心的跟我去日本定居。”   老两口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也没有彻底答应,他们决定再仔细地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闺女同意了,时间关系,她想先启程回日本,告诉爸妈处理好再联系她。老两口点头同意。      二   送走了闺女,老两口觉得越发没注意。霍婶皱着眉问霍叔:“她爸,你说咱们真去日本吗?我这心咋没着没落的呢?”   霍叔也叹了口气:“你说呢,咱就这么一个闺女,不去日本,将来咱老了谁管啊,谁叫咱就一个孩子呢?”   霍婶听着哭了:“哎,咱俩的命咋这苦啊,年轻的时候丧子。老了老了,还要离开老家,到那么个地方去,也不知道将来会咋样?”   “可不吗?咱们得考虑后事,人就怕老啊,如果咱们这次不去,拖了孩子的后腿,孩子会埋怨咱们一辈子的,那时候就晚了。”霍叔也无可奈何。   霍婶带着哭腔说:“我是这么想的,要不咱们先去试住一阵子,如果适应了就定居,如果实在适应不了,咱们再回来,所以房子不能卖,回来咱好有落脚的地啊。哎,我总觉得这事情不准成,就怕到时候咱们折腾一阵子什么也没了,还得回来啊。”   “就按你说的做吧。看来咱们不去试试,闺女也会不同意的。”最后霍叔拍了板。   于是两个人开始忙活,忙得一塌糊涂。   霍叔先去美容公司辞了自己的司机差事。到了那里,他向老板说明了辞职原因,老板表示理解但是还是提醒了一句:“霍师傅,出国定居可是大事啊,别说你在那里是否服水土,单单是那里的饮食恐怕就是大事,人是铁饭是钢啊。”   霍叔也点头表示同意:“我这不还没去就害怕了吗?没有办法啊,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也只能试试了。”   老板不无担忧地说:“那好吧,到时候如果在那里行不下去你再回来还给我做司机,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啊。”   霍叔点头感谢,一边往外走,到自己开了几年的车前做最后的告别。真是百感交集。这么多年来,自己没有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开车。不管什么样的车,在自己的手下驾驶都是那么娴熟。自己不仅会开车,还会修车,及时给车保养,所以这么多年来,老板十分赏识他,简直都快成了老板的左膀右臂了。现在不行了,自己要走了,他打开车门,最后一次摸了一下方向盘,含着眼泪在心里说:“老伙计我走了,有朝一日如果我回来了,再来看你。”其实,霍叔心里也吃不准,自己是真的在日本定居,还是会回到中国来。   霍婶就更忙了。她要先卖掉自己的粮店,然后把老家的房子卖掉。只留下最后一处现在居住的楼房,这么多年了,霍婶实在是舍不得卖。她想留个后手,一旦回来了有个落脚地。如果不回来,房子也放不坏。因为时间仓促,房子都卖的价格很低,霍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也有邻居们不解地问她:“干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卖了以后可就买不回来了。”   霍婶也惋惜地说:“哎,我也舍不得,这不是没办法吗?也许以后啊我就再也不回来了,我得跟着闺女去日本了。”   她这一说,邻居们可就炸开了锅:   “什么?去日本?去了你就后悔,那是咱们能呆的地方?”   “哎,我对日本鬼子可没有好印象,就是给我座金山我也不去。”   ……   霍婶也不多说,觉得说了也没用,她也不知去了会是什么样子。   一切事情办好了,两口子开始办签证。以前如果说要出国,得多少人羡慕啊。可是这次,老两口却没有什么好心情,相反心里十分沉重。走到哪,霍婶都恋恋不舍地,口里不停地说:“好好看看吧,说不定以后真的想看也看不到了。啥东西都是故乡的好啊。”   霍叔也点头,老两口有点相依为命的意味。终于一切手续都办妥了,他们联系了闺女,准备准时启程。      三、   2014年4月19日,霍婶两口子登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飞机有七个小时的航程。霍婶两口子还是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新奇感暂时占据了老两口的心。   透过飞机小轩窗向下看,两个人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第一次坐飞机的感觉还是很刺激。霍婶感慨良深地说:“以前,我觉得只有中央大干部才能坐飞机,没想到现在咱普通老百姓也坐上了。这种感觉就是不一样,下面的东西咋都那么小呢?快看,我发现绿色咋那么少啊?”   霍叔笑了:“长见识了吧。现在是冬天,哪来的绿色,都是光秃秃的。不过到了日本你就能看见绿色了。”   正说着,空姐送来了盒饭,老两口颤巍巍地打开,眼前一亮:“倒是国际航班,和坐班车就是不一样,还管饭,饭菜还这么丰富。”霍婶奇怪地说。   “嗯,你开眼的事情在后面呢。”霍叔见怪不怪,他走南闯北的做司机,这点事情还是知道的。   霍婶只觉得眼睛不够用,一路上没少往机外张望,终于在下午两点的时候,飞机降落在日本的东京机场。他们看见了来接的女儿。   下了飞机,两个人更是觉得眼花缭乱。特别是看到女儿的那一刻,觉得女儿好像忽然长大了一样:穿着一身正装,他对象开着车,笑盈盈地把他们迎了过来。   霍晶晶得对象日本名字叫川田一木,他见了二位老人,马上弯腰施礼,并说了一句霍婶两口都听不懂的日本话。老两口只好用眼神求助闺女。闺女赶紧解释说:“爸妈,一木的意思是欢迎你们的到来,辛苦了。”   老两口也赶紧还礼,口中说着:“不辛苦,还好,还好。”   车子直接开向了闺女的住地。老两口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真好啊,都冬天了,还有这么多绿色,咱们家可是比这荒凉。”霍婶不由得说。   闺女顾不得这些赶紧询问路上的情况,接着介绍自己在日本的住处:离东京市里二十里路,但是公交车十分方便。现在正在东京某个公司实习,和一木在一个单位。不过一木已经有一年的工龄。她为二老和自己租住了一个90平米的大房子,四周的景色很优美,而且租金也不贵,一年仅仅人民币两万元,相当于她一个月的工资。……   闺女还在介绍着,老两口却没心思听,只是一个劲地感叹:“真是大城市,比咱们那小县城强一千倍。”霍叔边看边说。   闺女这时也顺势说:“是吧,只有在这里你才能体验到高生活的质量,这就是我请你们来这里的原因。”   老两口的心情比走时轻松了一点:“是不错,最起码环境就好,没有沙尘。对了,有股海水的味道。”   闺女又乐了:“对了,老爸,你不是喜欢海吗,在日本海是很常见的,到时候让你玩个痛快。”   霍婶也跟着说:“海边有贝壳没,我最喜欢那小玩意了。”   “有,各式各样,保准都是你喜欢的。”看见两个老人这样,霍晶晶的心也放下了很多。但是她没有叫两位老人马上休息,而是想先吃完饭。   四个人在一个日本料理的饭店落座了。一木很有礼貌的给两位老人倒上了茶水,其实都是很昂贵的茶叶泡的,但是霍婶夫妻俩哪喝得出来,只是有点与众不同的味道,于是霍婶说:“这茶水应该很贵吧,就看着条件吧,服务费也少不了。”   霍晶晶赶紧解释:“这是一木专门为你们二位要的,一杯人民币五十呢?”   霍婶惊讶地看着一木说:“什么?喝杯茶比吃顿饭还贵,你们怎么这么不过日子。”   甘肃哪家治疗癫痫最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好些太原癫痫病医院在哪?洛阳哪家医院检查癫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