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冰心】大闹一场,悄然离去(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生活随笔

有人曾经问金庸:“人生应如何度过?”老先生答:“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金庸老先生前几日拂袖而去,“江湖依旧在,再无金大侠。”他给我们创造了许多江湖中的男女大侠,我们活在他笔下的江湖里,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里寻找自己的影子。

知道金庸的名字,是在新华书店上班时。那是在八十年代初期的书荒之时,当文学爱好者得知有限量版的新书到来时,早早地在书店门口排了长队,不管天气的严寒与酷暑,不管天晴与雨雪。当时我们上班不走大门,从隔壁小巷子里后门进去,到点才打开书店大门,于是人们一拥而进,但是并没有坏了秩序。那时的书实在太少,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记得《书剑恩仇录》的发行,火了金庸,那些曾经是梁羽生的粉丝“倒戈”向着金庸了,有时两派还互相辩论,成了一时的笑话。

我并不喜欢武侠书,但是武侠电影或电视剧倒是例外。《射雕英雄传》的开播成了“万人空巷”,那时家中有电视算是富裕殷实的人家,每每吃了晚饭便去邻居家,找一方凳悄悄地坐下,只等电视剧的到来。那傻小子郭靖与古灵精怪的黄蓉,生死相随的感情,感动于我。于是我便同样地也找了个穷小子私订终身。郭靖和黄蓉的爱情轰轰烈烈,到头来恩恩爱爱。而我却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给自己的年轻无知花了一笔不小的代价。

香港四大才子:“金庸、倪匡、黄沾、蔡澜”,是香港市民的最爱,而我对倪匡和蔡澜独有所爱,他们俩人的散文和随笔比较亲民化,特别是蔡澜以饮食的文章居多,更加亲民。倪匡的科幻小说和悬疑小说我几乎没看过,但是书中的卫斯理形象我在别人的文章中得知一二。倪匡也是性情中人,他的文章常常是偏离正常人的思绪,蔡澜曾对倪匡有个评价:“倪匡不是人,是外星人,他的脑筋很灵活,他想的东西很稀奇古怪……”倪匡也是写武侠小说的高手,曾因金庸出国来不及写稿而为其续写小说《天龙八部》,而他却将阿紫的眼睛弄瞎了,说是“讨厌阿紫”,所以就“滥用职权”早早地将阿紫写死了,想来也是极可笑的,倪匡的人生中虽然没有“大闹一场”却悄悄地幽默了一下,实在也是可爱的。

蔡澜的散文我读过七八本,读来舒畅,感觉就像是身边之事,他的文章中体现出他性格的潇洒,正如金庸所评价的那样:“论风流多艺我不如蔡澜,他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蔡澜的潇洒也表现在他对食物的爱好与研究,被称为“食神”的他,成了中国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的节目总顾问。蔡澜和倪匡笔下的人物是平常人所见的,蔡澜和倪匡的人生哲理并没有金庸先生的那种“大闹一场,悄然离场”式的生活方式,所以也是我最钟爱的两位作家。而对于另一才子黄沾先生,对他的概念只停留在帅气的艺人形象上,当然他亦是位多产的作家,只是并没有“大闹一场”,却“悄然离场”了。

人的一生,有时不是能让自己左右的。在人生的路上,会遇上一些不顺心的事,而懂得及时放下的人,才会快乐,因为“以真心来感受生活,以生活去成全人生,以人生去温暖世界”,如此的人生才能是最精彩的,世界将是五彩缤纷的。红尘阡陌,唯心最累。金庸的小说世界里,那些肝肠寸断的爱情悲剧,那些真挚感人的爱情喜剧,那些曲折婉转或浅吟低唱或纯真烂漫或催人泪下的故事,读来使人振奋,对人生的态度会有所思。金庸老先生所说的“大闹一场”想来是他作品里的人物,那个杨过、令狐冲、韦小宝等等都是“大闹一场”式的人物,而人们眼中的郭靖亦是“大闹一场”式的英雄,而段誉却是“悄然离去”式的人物。

我在想:金庸先生为何认为人生应该“大闹一场,悄然离去”,也许他的意思是想要将自己有限的生命发扬光大,写一些惊天动地之作,然后“悄然离去”……如此的“悄然离去”,更使人们怀念他。他的著作,我家中一本都没有,只因我不爱看武侠小说,可是他的电视剧我却看了不少,我想这也是一种喜欢他的方式吧。他曾经说过:“我希望我死后一百年、二百年后,仍然有人看我的小说。我就很满意。”我想这点一定会有,如今金庸先生离世后,又掀起了一个热爱他小说的新的高潮。

人该有自己的情怀,一种能喜爱一辈子的事,比如喜欢读书,喜欢写作。八十年代初,我进了新华书店,从此与书结缘,这近四十年来,也看了不少书,但多数是囫囵吞枣型的,到了一定的年纪,才有了感悟。对书籍的感悟,对人生的感悟。从杂书中慢慢沉淀出来,专读散文小说一类的纯文学书。闲来也写了一些小小的短文,自从2015年发现了“江山文学网”这一网站后,喜欢之劲一发不可收拾。特别是近二年,加入了社团,担任了编辑和总编,也算是为社团作了一些贡献,编辑了近千篇文章,也是一种学习,这期间的进步也是自己所满意的。然而自己的世界里总有一些生活的迷离,上个月底我离开社团“悄然离去”,进入了另一种生活模式,希望自己的生活像“牵着蜗牛去散步”般的清静,让自己的心彻底地安静下来。听着二三年来久违的虫鸣鸟叫,闻着所喜爱的花儿散发出的沁人心肺的香味,看看那满山遍野的野花野草,去那平日里不关心的小游园放飞心情……在这悠悠忽忽的生活中,感受大自然的风景。然而身心的愉悦代替不了心灵的情怀,一旦灵魂跟不上自己的脚步,身心便会疲惫。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在这深秋里,在此种心情下,我想起了李白的“秋风词”,我多么想过李白一样的逍遥日子,我多么想离开社团“悄然而去”,然而仅仅是几天的功夫,却让我的情思一再回归以前对人对社团的依恋之中。虽然我渴望在我的晚年能欣赏到人生旅途中的春暖花开,能与美景为伴,为美色而醉。而心若改变,人生的轨迹便会改变,为情而累。“悄然离去”能做到,而“优雅变老”却难做到。人没有了精神支撑,便散了骨架。社团给我留下深刻的念想,正如策马南山社长所言:“不能忘却的是在人生的路上遇到一种回眸,一种惊鸿,像珍贵的礼物,把大家的魂魄连在一起,跨越了千山万水,直至坦途……”虽然我与南山社长仅仅是“回眸在匆匆路途时”,而社长却在冰心社团的论坛文章里写下了二千余字的关于我的文章,使我感动。最使人泪花四溅的是心灵飞鸿妹妹的文章《感恩姐妹情》,她是冰心社团的第二任社长,曾与我共事一年多,我们曾经在夜深人静时探讨社团的去向与坚守的方案,我们曾经在生活的百忙中抽出身来为社团编辑、申报和与笔友互动,正如她所写:“与姐一起走过一年的风风雨雨,虽没有名列前茅,但我们也竭尽全力,问心无愧了!”网络是个虚拟的世界,而这虚拟的世界里却有真情所在,在冰心社团相识、相遇、相知了“老鼠的亲兄弟”副社长,得知他生活的不易,只因他内心太强大而帮不了他的忙,他的文采是我所敬佩的,他的为人是直爽的,他的小说虽没有金庸老先生那样的伟大,他的人生也没有金庸的“大闹一场,悄然离去”的潇洒,但他的文笔却是我望尘莫及的。

曾经有段日子看到社团缺少小说之时,我突发奇想,改变自己的写作方向,试着去写一些短小说,经过老鼠的亲兄弟副社长的点拨,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从此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姐弟,在我要离开社团之时,他再三挽留,正如他文中所说:“大姐,可能行走在江湖上太累了,她要寻求一片安静,一片不为人知的仙景,过自己安静的退休生活了。那样也不失为一种美好的选择。”对于江湖这样的字眼,我只停留在金庸的小说世界里,至于我曾经的生活算不算是江湖,我也不想去思考。老鼠的亲兄弟对于我的“悄然离去”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在文章所言:大姐一声“我要离去”就那样咔咔有声地裂开了,这声音撕裂着我的心。我从他的文字中,分明看到了饱含热泪的男子,在为一个网络上的“大姐”的“悄然离去”而伤心,怎不使我泪涟涟。还有“小鲜肉”孙鹤老师和红袖妹妹的文章同样也感动于我,使我这“毅然决然”地想着“悄然离去”之人,不知如何面对此景此情……

对于文学的爱好,我只是一种喜爱,有时这种喜爱会影响到生活甚至影响到人生的态度上,而此时的我,选择的只是“悄然离去”,在为生活而低头。比起金庸老先生,十四年间写了十五部小说来说,真的是很羞愧,他真正算得上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了。而我却不敢“大闹一场,悄然离去”,因为我没资格……

癫痫病一直抽搐请问吃什么药好身体抽动是癫痫的症状吗小孩吃左乙拉西片怎么会闹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