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烟火鼎盛的村庄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丝路风情
破坏: 阅读:619发表时间:2016-07-06 11:59:33
摘要:在西海固,只要是能聚集到水的地方,就一定聚人气,山里缺水,有水的地方就是宝地,烟火就会鼎盛。稠密的庄院沿着堤坝一直向东山和西山散布,老户分出新户,新户再分出新户,一代又一代的人,依山傍水,繁衍生息。

同化村在西海固的大山深处,准确地说是在西吉县偏西的山沟里。五行缺水的西海固,就只剩下土了,土多得堆积成山。
   黄土山,黄土沟,山不高,却绵延不绝,东西两道山梁,把村庄夹在中间,南北一条山水沟,横贯村庄的南北,缓坡上的农田将村庄和山连接在一起。南山是村庄的一个臂弯,高处的树,低处的草和湾中的庄稼,构成了村庄的后花园。西山陡峭,是村庄的原始林地,山脚下有一眼清泉,水自底下来,泉水清澈,泉底有水眼,水掀着泥沙从水眼里往出冒,一股一股,像活灵活现的小龙,水中的泥沙沉积在泉底,泉水就清澈了。村里的人都在这里取水,泉中的水用不完,就顺着小溪流一路向北,在村北的沟底,是一道堤坝,堤坝里一年四季都聚集着水,同化村有水,但是这里也缺水,泉里的水仅供人和牲畜们饮用,田地里的庄稼和山上的草木,依然要靠雨水。
   在西海固,只要是能聚集到水的地方,就一定聚人气,山里缺水,有水的地方就是宝地,烟火就会鼎盛。稠密的庄院沿着堤坝一直向东山和西山散布,老户分出新户,新户再分出新户,一代又一代的人,依山傍水,繁衍生息。庄院连着田地,也连着山水沟,沟边上居住的人多了,庄院就往山坡上移。在烟火最鼎盛的时候,东西两个山湾里全都是庄院,人多了,就要分开来管理,靠东山的人家地势低洼,称为下沟,西山下的庄院被称为上沟,南湾坡地最多,留给了庄稼和亡人。北湾是村庄的出水口,泉水和雨水从北湾流出,无法住人,也无法耕种,就专门留给了水。
   村庄里的山,都以方位命名,在东边的是东山,在西边的是西山,无论是东山还是西山,都不高,却无比憨实。陡峭的地方自在高处,任凭树木和野草自由繁衍生息,聚人气的地方,草木也生长的旺盛和茂密,草旺树密了,也聚飞禽走兽、娥虫菌黑龙江治疗癫痫病首选是哪家病。村庄里没有空闲的土地,缓坡上、平缓处的土地都是北湾人的口粮田,农人不指望在陡峭的山坡上种植庄稼。陡峭的山地,是北湾人留给牲畜们的草地,草地里生长着的各种各样的花草和形色迥异的树。陡峭的山地是村庄的原始林地,高处的树和低处的草和睦相处,将牛羊和骡马赶进陡峭的山地,不用人去看管,牛羊和骡马在山地里寻着适合口味的草,山鼠和小动物们在林地里穿梭嬉戏,山雀儿在林间叽喳争鸣,农人们在田地里寻着季节里的活,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在干旱的土地上耕种的农人,犹若是在赌场上押宝,如果风调雨顺,就算是押着了,也就丰收了;若是押不着,就连种子也丢进了地里;无论是丰收了还是歉收了甚至是绝收了,农人们依然忠实地耕、种、铲、收,真是“庄稼不成,年年种”。 村庄里的烟火,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延续着,在村庄的烟火最鼎盛的时候,连山坡上都住满了人家。每当炊烟升起的时候,整个村庄上空就罩着一层厚厚的浓烟,之所以这里的烟火鼎盛,靠的就是这里人的固执和坚持,没有这股子劲,就没法在西海固的这片土地上生存,也就算不得是西海固的人。
   事实上,是生活把人给逼到这个份上了。要生存,就得有这股子劲,为什么这里的人在收获庄稼的时候不用镰刀,而是赤着双手去拔呢!仅仅只是为了多收一些柴禾,用来在冬天煨炕和做饭。年幼时,若是遇上年景不好,一到冬天,这里的人能把整个山的山皮给揭了。以植物的根茎叶烧火,以植物果实的汁液和面粉为食,加一些盐,便是农人一年四季的吃食,只要这样的吃食不断顿,就是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最大的幸福。我就是在这个叫同化村的山沟里吃着这样的吃食长大的。
   在以往,除了从干旱的土地里多刨乱一些吃食之外,人人都在为传承祖先的香火而忙碌着,这是这里的每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承担起来的一份责任,而这份香火,只传男,不传女。我不知道这份香火深层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从表面上看,就是一脉相承男人的姓氏,也是对骨埋南湾的先人的缅怀。村庄里一直就只有李、刘、王、韩四个姓氏,到现在依然是这四个姓氏,期间有多少其他姓氏的妇女嫁进来,却依然没有更改过村庄里仅有的四个姓氏。为此,一辈人的最大心愿就是能生下一个或者是几个男孩,大多数人会如愿以偿,或生两三个男孩,或生两三个闺女再生两三个男孩,个别人生八九个女孩,只为了生一个男孩,这时候,谁也别拦着,否则绝对会拼了命,别担心他们的抚养能力,只要能生个男孩来延续祖上的香火,多受点苦,多遭点难不算什么!?虽然骨埋南湾的先人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质问他们为什么没有为族人生下个男丁来,但是他们骨子里对族人的这份但当是永远都不会变的。现在的年轻人似乎比父辈们看得开了,但是依然有一些人挖空心思地想生或多生个男孩,总归,在村庄里,生个男孩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同化村,只是西海固大地上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村庄,它绝对算得上是西海固村庄的一个缩影。如今,它的烟火正在一点点地衰败。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村庄里的年轻人突然仿佛是得了一种怪病,要么是几个外出打工看上了外面的好光景,不愿意回来了;要么就带着一家老幼搬出了村庄。后来出去的人多了,回来时总会对村里的人说,在离同化村很远的地方,有着更聚人气的土地。村庄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许多庄院都荒废了,留在村庄里的是一些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缺少劳动力的村庄里,到处都留下了萧败的痕迹。泉水因为缺少人的维护而渐渐地干涸了,聚集在堤坝里的水越来越少。湖就像是一位气数已尽的老人,随时准备着撒手人寰,湖水在一点一点地向干涸逼近,村庄里但凡是有些气力的人都走了,只剩下高高的树和空落落的庄院以及遍地的荒草和没有来得及搬走的老人、孩子们仍然默默地守护着这个曾经烟火旺盛的村庄。
   我是后来才决定带着父母和妻女离开村庄的,在我离开村庄的那个清晨,赶来送行的叔父对我说,等村里的小学没有孩子再来上学了,他也要搬出去和我们在一起住。
   他还说,走吧,政府迟早要把这里的人都迁移到别处的,先去外面看看也好,起码可以将祖先们在这里受了几辈人的苦却一只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这么苦的原因找出来,也算得上是对得起先人。
  
   本文位置:《宁夏日报》2012年4月10【六盘山】
  
  
  

共 238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