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菊韵】乡路(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丝路风情

雨后,田野闪动着古朴而苍茫的景色。湿漉漉的小草,绿油油的庄稼,在小路两侧轻笑。错落有致的庄稼,沉浸在甘霖滋润的喜悦里。雨后的小路,湿润而柔软,野草如地毯,踩着舒坦而富弹性。比不得如今的柏油路,危险伴随不说,迈一步脚骨酸痛。

小路上有很多野草,蒲公英,猪耳菜,蔓儿草.....叫上名的,叫不上名的,杂而碎的小草,夹杂着细而碎的花,在人们脚下挣扎着存活。也许,你一辈子也叫不全小草的名称,但是,小草认识你,认识村中每一个人,认识村里每一个孩子,还认识村里每一头牛、马、驴、羊,还有在村口戏耍的鸡鸭猫狗。小草世世代代,一茬茬,一年年,就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结子,繁衍生息。虽然,野草卑微,但它们不甘心,它们顽强生活在自然的夹缝中,点缀自然的景色。它们当然想去大田里,那儿是所有野草向往的优裕之地,就算飘,也要扬眉吐气一次。是呀,那儿土地肥沃,吃喝不愁,但是,那却不是野草生活的地方。蒲公英不是飘去了吗?蓟草不是飘去了吗?菅草甚至将根深扎地下,最后呢,还是无影无踪了。那里的野草最先被清除,想着就会心惊胆战。还是在小路边安家栖身,扎下根吧,不起眼,不为人注意,命运就是这样安排,小草认了。

雨水遍洒,滋润了庄稼,也滋润了草。小草平时蹭水习惯了,委屈无由向人诉说,而今,终于敞开了憋屈的胸怀。经过新雨的洗礼,翠绿,碧绿,深绿,浅绿,绿色世界,姿态万千,自然无敌,魅力无限。走在这乡村的小路上,趟着露水,嗅着泥土的气息,闻着青纱的清香,心为之动容。静风扑面,酣畅而惬意;脚步轻缓,松软而舒适。与泥土的亲密接触,地气顺着脚心直达头顶,谁不为这茁壮动情呢。轻轻侧头,不时地躲开绿纱的撩拨;小心挪步,不时地绕开低洼的积水,鞋子,裤腿粘满了泥点儿,这回归原始的趣味,不一般,谁人领?

曾经熟悉的小路,走过无数次的小路。结伴打草,扛锄下地,拿镰收麦,小路上刻下了青少年的脚印。多少次微风吹起长发,吹动青涩少年五彩的梦想,吹动有志青年打拼天下的雄心。行走在这狭窄的田间小路上,有时会沐浴雨丝,你会尽享那别致的感受,老天会如此惠顾,让你清凉和清醒。你还会微闭双眼,仰头任雨洗面,静下心倾听点点滴滴的尘封记忆。有时你会身披阳光,让影子在小路上伸展拉长,你会舞动拳脚,想象巨人的力量。有时你会静立思索,让春风拂面,清风如佛手,摩挲路边的草禾,无声无息,你会感觉自然的爱抚。一些鸟儿在草丛禾海穿过,不时鸣叫,或追逐情侣,或招呼幼仔。

田间小路神秘而又深邃,静谧气息笼罩着你,你脚步轻轻,好似怕惊扰大自然遥远的梦境。傍晚,田间小路幽静,小路上隐秘着故乡的历史,挡不住好奇的目光,想去探觅。太阳西沉,小路上响起此起彼伏的虫鸣,万籁俱响,田野顿时热闹起来。虫鸣,是催促回家的乡音土语,熟悉也陌生。小路上,弥漫着牛粪味,土腥味,青草味,还有丰收的麦香味。春耕秋收,夏长冬藏,一年四季,小路见证了生命的开始和结果。小路通向村边,鸡鸣狗叫,牛走羊跑,漂浮于小路上空,萦绕在人们心头,醉了。

小路与青纱帐划上了等号。幽深的小路,曲曲弯弯,宛如苍穹的黑洞,走近去,立刻被吞噬。两侧是密不透风的绿墙,青禾叶划伤了面庞和胳膊。抬头,只有蓝色的天空和漂浮的白云。头顶着天,脚踏着地,小路承载着生命的嘱托。小路承载着欢乐和乡愁。小路躺卧在那里,一年复一年,一日复一日,似无怨艾。自然生物自然而生,自然而灭,而小路却世世代代任人践踏。我不知道小路的来龙去脉,我就知道小路是先人踩出来的,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先人伟大,小路更伟大。我想与小路相依相伴,天长地久,小路欣慰,而我却失信。小路会不朽吗?七月,闷热让人烦躁,也会有风吹过,禾叶刷刷作响,如有千军万马。那风也是一阵凉一阵热,让人想逃离,出路杳茫。汗滴小路,魂落土里。

小路的空气中,所有的音符无不在耳畔,回响于心间,驻足静听,优雅的,悠扬的,低沉的,哀怨的,透露出来的有兴奋也有感伤。小路上人来人往。走近了,几句熟悉亲切的乡音留下不尽的韵味,传递着热络。小路上的牛马迈着悠闲的步子,啃着路边的青草,冷不防也会伸长脖子,偷吃庄稼的叶片。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多少情感纠结不清?童稚的欢笑、呼喊甚至啼哭,都为小路添彩,让小路与乡村紧密连接。小路是村里抻出的一根根线,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被柔韧牵回故土。

夏秋之际,走进小路,那是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一般小路边都会有一条垄沟,流着清凌凌而凉丝丝的井水,水面或飘着水花或草屑,跟着水走,看水渗透在干渴的土地,有轻微的滋滋响声;假若有心,晚上来听,还会听到禾苗拔节的嘎吧声。那是比任何音乐都动听的声音。不用拿着书本走田间小路,也不用矫情地装腔作势,回顾四周的青纱帐,油然升腾的情感,即使一声呼喊,也是对大地的挚爱。大抵就是一部读不尽的大书,脚踩着字符,心里流淌着历史。谁不想在此时此地,聆听天籁之声,发思古之幽情呢?

生命短暂,而小路也不能永远。走了几辈子的小路,跟人的生命一样,慢慢淡出了视野。变迁如白驹过隙,转身回首,小路已消失不见。高楼林立,厂房遍布,柏油路,水泥路,让小路无处遁藏。田园的小路已成过往,人们捡拾记忆的碎片,连缀碎片的故事,寻觅故事的开始和终结。那已经是后来人了。而后来人早已习惯了现代生活,小路,小路管我底事?

岁月的风霜染白鬓发。记忆中的美好如过电影,站在村口,望着小路,小路还是那条长长的一条线,牵着心,带着暖,呼唤着游子。

治癫痫的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兰州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西安羊癫疯大发作还能治疗好吗天津癫痫医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