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有个傻瓜曾经给过我最好的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28 分类:散文随笔

十月的早晨已经足够凉了,晨跑的时候会觉得小腿飕飕的冷过一阵。我缩着肩膀躲在被窝地下不肯起来,许栩硬将我拉出来,陪她一起在操场上慢跑。我小声的抱怨“真讨厌,凭什么我就得陪你减肥啊,我又不胖的说。”

许栩附和着说“阮七七,你在吃再睡就会变成一个大肥猪啦!我好心拉你出来是不想看着你虐待自己!”

那样子的话,想想变成猪确实有点吓人,慢悠悠的走向讲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阮七七,我80公斤!”然后小肚腩被衣服无情的暴漏在外面,挤得几乎炸开。我想了想,甩甩头,心里暗自下决心,一定慢慢跑到底,捍卫青春保持体形。

一个大胖子忽然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手里捧着一大把蓝白相间的雏菊,那些花儿我熟悉,正是学校外面路边开满了的雏菊,但是那个人我真的不记得在哪里见到过?

他呵呵一笑“我叫何川,我们上月底见过,在食堂。”

许栩先我一秒想起来“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苏黎安的高中同学,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啊?”说着许栩脸上露出了笑容,她那样子让我看到了好想冲上去一顿扁。

可我依旧没有想起来,苏黎安那么有气质的美女怎么会认识这么没有水准的男生呢?可是这个胖子来这里做什么啊,他应该有200斤重吧,我暗自想着。

许栩忽然诡异的一笑,低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七七,他好像是为你而来的呢?”果然,许栩的话音刚落,胖子就已经把花凑到我的面前,他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憨憨的笑着,就像个包子,眼睛眯成一条缝,耳根却是那样的红。

什么嘛!我懊恼极了,哪个女生希望仰慕自己的人是一只包子呢?名牌大学里的男生,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70分以上的帅哥。看着何川,我的脸色忽地变了。操场上晨练的人已经向我这边看了过来,好事者吹起了口哨。我恶狠狠的瞪了何川一眼,我把他的这种示好当成一种侮辱。

我一言未发,大步的从他面前走开。倒是许栩,倍感兴趣的跟他聊了起来:“哎,小子你眼光还真好,不过追我们七七的男生那么多,追到得还从没有,应该挺有难度的,你努力哦……”

我真恨不得用万年胶把许栩那张嘴巴给粘的死死的,这世界真让人灰心,避之不及的状况却偏偏发生。

有一天午休,楼下有人喊我名字,不用想也知道是何川那个大包子。他还真有耐心,接连着一个星期天天到我们班上来。我猜路边的雏菊几乎快被他采光了,也许采光了之后他就会死心吧!

我跳下床,走到窗子边,想将他恼人的声音彻底关在窗外。许栩说“我好像听苏苏说何川自尊心特强,伤不起那种。”在这几秒钟,我我扶在窗沿上的手换了用力的方向,我将窗子打开,探出头微笑着对他说“我喜欢许栩,你知道我们天天形影不离,并且睡在一起!”

身后的许栩听到便拽我,说“死七七,我不是同性恋啊,你可不要坏我的名声啊!”

秋天还没过完,阮七七恋爱的消息不竞而来。我真是冤枉,我哪里说过我与何川恋爱了,我只是不再对何川鄙视又或者大吼大叫而已罢了,也没有再当着他的面把雏菊扔在地上。

说起来,何川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他只是长得有点胖,人又闷一点,但是他对我和我的姐妹特别的好。这胖子每天早上准时送早点到我们班上。何川结结巴巴的说“阮七七你可不要减肥啊,你这样的身材很好啊?”絮絮叨叨的就像我老妈一样。然后递给我热豆浆和包子,我接过豆浆然后对他说“这个你自己留着吧!”转身走进教室。自从看到他之后我再也没有吃过包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种恐惧感、

一次专业课,老师正在讲台上奋笔疾书,该死的杨扬撑着脑袋看着我这边,我抬起手挥了一下,示意再看我就揍人。忽然教室里闹哄哄的,我抬起头向窗外看去,何川那包子跑来教室门口站着。杨扬带头大笑,他笑得很夸张一边拍桌子一边大笑“媳妇,送雏菊来了?”因为嘴巴一张一合的原因,白色的粉笔头嗖的一声顺势被老师弹进他的嘴巴里,全班人安阳县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首先一惊,然后开始了哄堂大笑。我瞪了他一眼,他尴尬的不知道是该跟着笑呢还是坐下来。这时候我对他笑了一下“白痴,活该你倒霉!”

见我对他微笑,受宠若惊之际他吞了一下口水,粉笔头似乎被他吞了下去,怪不得古人说,最难消受美人恩……我摇了摇头

何川还在门口站着,我举手示意老师出去一下。然后跑到教室外面,“七七,你在纪管部每天要检查很久,要不然我找我朋友帮你弄进文艺部吧,没什么事做的?”那个胖子对我说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吗?”他点点头“那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我很长时间,我还在上课?还有我纪管部待得很好,不需要换,谢谢你,拜托你下次别这样出场,我心脏受不了,再见不送!”我走进教室,留下他一个人呆了5秒,然后默默的离开。

“喂喂,媳妇,他又跟你说什么了?”杨扬吞下粉笔头似乎还不够,小声的喊我。

“杨扬,你别吵,上课呢,下课再说。”许栩站出来替我摆平了他,他癫痫病患者的护理方法懊恼的趴在课桌上。

一个周末,何川兴冲冲跑来找我们“阮七七,你下来好吗?”我耳朵里面塞着耳机摇头晃脑的听着音乐,“七七,何川来找你了,你下去一下吧?”许栩摇摇我说。

“我不去,癫痫病的费用到底是多少烦不烦啊,又不是没事做,老来找我干什么呀?”我转过身不再搭理。

“走啦走啦,不然吵到别的宿舍,人家会说的嘛!来,我陪你去。”被许栩拉起来,我不情愿的跟着她下楼。

&ldqu伊春市哪里治癫痫病好阿o;有什么事,你们不用午休吗?”我摘下一只耳机对他说,忽然他从袋子里掏出一只盒子,许栩替我接过来打开,一只戒指,那是一枚小小的白金戒指,上面的标签还没有撕掉,2460人民币。我终于忍不住问“何川你烦不烦的啊,我不喜欢你这类型的男生!”我总觉得这样还不够,我抓起许栩手上的戒指甩手扔他的脸上,那戒指顺着他的脚边咕噜咕噜的滚到另一边。忽然我感觉到一丝歉疚,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狠狠心转身走进宿舍。

其实,我一直想跟何川说清楚,说我不能跟他在一起,只是我一只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或许是我心存善良,唯恐伤害他的纯真与自信。

宿舍窗前,我看到何川呆若木鸡般的站在那边没有动,许栩替他捡起戒指,放在他手上,不知道他那胖胖的脸上是否有泪珠。许栩回来后一直没有做声。

许栩是我到上海来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她粘我,什么都跟我说,她是最了解我的人,但是此刻却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阮七七,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我打了个冷战,但是很快的蒙上被子沉沉的睡去,梦里,我见到了自己飞到郊外……我无所畏惧,飞的高高的,闪亮如黑夜的星星。

和室友们一起出去庆祝我们单科测验结束,疯玩散场回来的途中,杨扬对我笑着说“阮七七,我还真不能小看你呢?我发现我越来越崇拜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呀!”

我一个甩手挥到他头上“找死,少抬举我!”

“哦,媳妇你真是个坏孩子,暴力倾向,你把我打残废了你可得养我一辈子呢?”杨扬怪笑的跳到一边。

“是是是,把你打残废了有人心疼,不过不是我,放心吧,我会大发慈悲的送你去精神病院修身养性?”我们一路笑着朝学校走去。

“你们看,那哥们儿就像一只灰熊。”顺着杨扬的手指我看见,灰白衣服的何川落寞的背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爱情真的是让人耳聋盲目,总是要走出很远很远才知道,有个傻瓜的爱情曾经弥足珍贵,只是再回首,一切都无法回到原点。

不知道要多久,我喜欢的他才会知道,也有个傻瓜对他付出了所有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