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暗夜 (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仿佛是一个古墓。

被尘土覆盖着。被风雪遮蔽着。被岁月掩埋着。

没有谁洞见里面的秘密。

直到有一天,有人打开了墓道,丝丝缕缕的阳光照射进去,黑暗逃遁、消失,真相在时间中呈现,还原。

我们看见了精美的丝绸、陶罐、帛画,还有杀人的刀、剑,写诗作画的笔砚,还有壁画,那上面涂染着蓝色的星星和月亮……

或者什么也没有。

打开的地方只露出一个窟窿,黑色的洞穴只隐现着骷髅,光线在幽深的底部盘桓,像洒落的银币,潮气翻卷上来,腐烂于时光中的花朵、叶子,散发着腐臭味儿,肉体和灵魂,宛若蝙蝠,永远隐藏在暗夜深处。

于是探究者纷纷离去,好奇的目光,焦灼的等待统统化为虚无。

岁月再次覆盖了一切。

我看见了一个回廊。

是医院。平房。回廊把所有的病室都串联在了一起,1号,2号,3号,28号……最西端是外科门诊室,向东拐,再向北走,依次是化疗室,牙科室,五官科室。回廊到此向东折,是一排落地窗户,从窗户玻璃上可以望到外面的花圃、垂柳和白杨树。树的影子在下午5点钟左右落在走廊里面,斑驳,幽暗,当然也有几分凉意。

继续往里走。

回廊尽头,也就是紧靠我们学校围墙的地方,辟有一小门,走出去有两间砖房,那是太平间,停放死人的处所。独院。因为很少有人来往,院子里就长满了一种叫野苜蓿的植物,到了夏天,那东西就开始扬花吐穗,花朵不是殷红,不是桔红和粉红,而是猩红,花穗像蛇一样吐着信子。

凶杀案。十年前,看守太平间的一个老人被铁丝勒死在那个角落。

案件的起始很简单。一对情人在这里幽会,被老人发现了,他们怕泄露秘密,就采取了极端的做法。凶犯都是医院里的职工,男人在牙科工作,女人当护士。每天黄昏,他们从不同的科室里走出来,穿过悠长曲折的回廊,来到停放死人的太平间门前,然后拥抱,接吻,做爱,直到午夜,星光和露珠,从野苜蓿的花朵上滑落,落在他们赤裸的身上,才结束那灵与肉的搏斗,分手,沿着回廊,各自还家。

有一天,当男人刚进入了女人的身体,女人的目光越过他的肩膀,看见了那个沉默的老人。老人像一只猫,眼睛里闪着幽蓝的寒光,那种光芒,从太平间的窗户里投射过来,一点一滴融入黑暗,游弋,颤抖,寒星般停留在他们汹涌澎湃的肉体之上。

阴谋。几十米长的回廊里就酝酿好了一个杀人的阴谋。

我们可以做如是想象:下班后,两个情人就站在回廊的落地窗户前,一边看着外面的夕阳、花圃,看着金针菊在风中摇晃,看着蝴蝶和蜜蜂飞来飞去;一边筹划着杀人的计划。

是一个没有任何探究意义的荒唐案件。一个老人死了,一对情人也走上了不归路。

医院的回廊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好多年过去,那一起案子已经被时间删节、过滤。留下的只是太平间门前的野花野草,还有隐藏在黑暗深处的眼睛。那是一双鳏夫的眼睛,是从来没有见过男女交媾的眼睛。

我听人说,当那个女人走上刑场的时候,依然重复着一句话:那些夜晚,只要做梦,就能看见一只黑色的猫,还有他绿莹莹的瞳仁……

难道,老人的眼睛也蕴含着永远融化不开的黑夜么?

她是个疯子。起码,在别人眼里是如此。

医生的诊断书上写着:妄想症,轻微精神分裂,人格改变,抑郁,但有时会发生攻击倾向。

每天,她都要上街,从东走到西,再从西走到东,黑衣,黑裤,红伞,红项链,颜色对比鲜明,像一只孤独的蝴蝶,招摇、闪动,晃人眼目。

夏天傍晚,广场上的音乐喷泉有节奏地喷射着水花,她就坐在花岗岩台阶边,一件一件地脱衣服,最后只剩下胸罩和三角内裤……

突然,那边飘来一阵音乐。萨克管。风笛。手风琴。是“回家”的旋律。北欧风情。海洋,沙滩,草地,觅食的白鸽,缓缓飞翔的鸥鸟……她站起来,绕着喷泉,先是小跑,然后开始舞蹈。

没有人知道她的姓名。我只听人说,她原来是音乐教师,上大学时爱上了省城的一个有妇之夫,那人在夺取了她的贞操后,就去了南方,从此杳如黄鹤。那个秋天,在落叶飘飘的黄河边,她用一把水果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如花的鲜血随着河水流淌,眼看就要死了,偏偏被一个放羊的老汉发现,报了110,抢救了过来。

后来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她走进了暗夜。灵魂的暗夜。在这个偏远的小城里,流传着有关她的许多故事。据说,她跟许多男人都发生过关系,只有在那个时刻,她是清醒的,一边做爱,一边给人家讲贝多芬,讲巴霍和柴可夫斯基,在浩瀚如水的激情中,采摘贮存于记忆深处的音乐星斗。

没有爱。有的只是仇恨。酿造仇恨的过程犹如锻铁,她用废墟般的肉体跟男人碰撞,使惨败的火星落地,试图撕碎黑暗……

他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在我的印象中,他沉稳,老练,精干,善于理性分析,所有的优点集和在一起,使他有着山一样的秉性。

我跟他算是朋友。是那种肝胆相照的朋友。那些年,那些日子,我们时常聚在一起聊天、喝酒,或者沿着一条小路走出城市,坐在河岸边,看远处的雪山、云岫,聆听从雪谷中流下来的汩汩山溪。他喜欢弹奏吉他,夕阳西下,橘黄的晚风里,丁冬的琴音如雪花般飘落。

似乎我们就是高山流水的知音。

他说,我听。他不厌其烦地描述他的家庭:温柔可爱的妻子,乖巧懂事的女儿,还有那条叫乐乐的狗,虽然不会说话,但也温顺聪明,善解人意。一家人好像生活在一个童话中,美好,宁静,平和,安然。

他说,他跟妻子是青梅竹马,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直到走进婚姻的殿堂,几十年中没有红过一次脸。没有吵过一次架。对他而言,妻子就像一杯茉莉花茶,阳光下,那些玲珑的花瓣,缓缓打开,在透明的水里舒展、飘曳,淡淡的香味弥散开来,浸润着他的每一个细胞。

很抒情,很浪漫的爱啊。

在小城里,逼仄的街道上,我经常看到他们一家的身影:女人一手牵着丈夫,一手搂着孩子,悠着步子往前走,后面的小狗颠颠地跑着,脖子上的金属铃铛发出当啷当啷的脆响。走在街上,他们的背后,曾经留下过那么多惊叹和羡慕的目光。

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他跟妻子要离婚了。

仿佛是晴天霹雳。我以为是他喝醉了,或者是梦话,再询问,果然是真。

中秋节前,法院开庭。是公开审理,所以我也去了。

法庭上,他妻子的律师宣读了起诉书,很长,大概有十几页。主要内容是他虐待妻子的行为。他列举了施暴的工具:绳子,木棍,铁钳,熨斗,勺子……粗略有十几种之多。律师说,该人心理严重变态,结婚之后,一直怀疑妻子有外遇,采取跟踪、盯梢的办法,骚扰威逼妻子,使她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接下来是妻子举证,她拿出来的是一件沾着血污的衬衣,还揭开了自己的裙子,让法官目睹那被拧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腿皮肤……

那天,他没有请律师,没有辩论的审判意味着一切都是事实。

结案。他跟她离婚了。

越一年,他调到了另一个城市。偶然的机会,我跟她妻子闲聊,无意中又提到了他们的婚姻。他妻子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那些事都发生在夜晚,从第一次挨打,她就苦苦哀求:不要让孩子知道,不要让邻居知道,不要让领导知道……

她在机关单位上班,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啊!

面子。还是面子。面子被暴力和血渍包裹着,犹如深秋的花朵,最终凋零在黑夜之中。凝结在枝头上的友谊和爱情,一片狼藉。

去看望一个老人。

医院。癌病房。是五月,窗台上的一盆石榴正在吐蕊,星星般的花朵被阳光照耀着,艳丽,灿烂。

老人患的是胃癌,已经到了晚期。一个月前,他还跟我编修《县志》,雄心勃勃地打算写十万字的作品,忽然有一天觉得不舒服,恶心,呕吐,去医院做切片化验,结果就是癌症。千军万马的癌细胞在他的体内肆虐,很快地,所有脏器就坏了,像锈蚀斑斑的土墙,被风化、剥落,然后灰飞烟灭。

人的精神也垮了,眼睛深陷,目光呆滞。

我握住了他的手,感觉冰凉凉的,宛如一根弃置在寒夜里的树枝。

老人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把那本书早日写好,让它能经得住时间考验。

他走了。

葬礼之后就是盖棺论定。按上面的要求,在《县志·人物传记》中,必须要把老人写进去,也算对后代有所交待。老人早年参加革命,几十年戎马生涯,马上打仗,马下写诗,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即使为他写一部书,也不为过。

那一天,我来到县档案局,查阅有关他的资料。那是一间破旧简陋的房子,里面摆放着几十个木柜,大概年代久远,柜子里散发着一股陈腐、霉烂的气味。我走进去,光线很晦暗,几只老鼠吱吱哇哇地在脚下乱窜。恍惚是一个巨大的墓室,那些松木做成的柜子都变成了棺材,在黑暗深处,闪着幽幽的白光。

管理员显得很不耐烦,她不停地向我发牢骚,说是档案局太穷,连一盒茶叶都买不起,这里的人只能卖掉一些废弃的资料,来填补办公费用……

我在角落的柜子里找到了老人的档案。一个牛皮纸袋子,上面污迹斑斑,边角已经破烂,露出里面发黄的纸张。

没有谁知道那些纸上书写着什么。对个体生命而言,别人对他一生的评价和结论,都装在那个一尺见方的纸袋里,那里详细地记录着他生活、工作的轨迹。那些文字生硬,艰涩,冷酷,公正,严肃,有真实和善意,也有荒唐和丑陋。

我像捧着老人的灵魂和生命,小心翼翼地翻阅着。

大部分是简历。

个人的编年史。只有年代,没有月日。70年的5月8号。只有这一天,记录非常详细。好像是老人的一份交代材料,是关于男女作风问题的,还附有一个女人的证明信,字迹不甚工整,但还能看出大意。女人说,那一天夜晚,他把她叫到了办公室,就在那张桌子上,他脱掉了她的裤子,不过没有成功,他刚爬上去,急急忙忙就泄了……

还有许多细节,我不想往下读了。

很冷。那感觉仿佛在冬天的黄昏里行走,我看见一个老人的背影,随着雪片,在没有阳光的山谷中陷落。

依旧是暗夜。

如古墓。

很深很深的地方,藏着生命的某个片断,灵魂的某些暗影,黑色之焰,燃烧,升腾,最终熄灭,留下灰烬。

打开,再掩埋。

江苏癫痫病哪治疗的好呢拉莫三嗪有哪些副作用太原到哪治癫痫病最好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医治作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