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征文】缅怀(两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网游小说

1、仰望红军楼

太高了,需仰头才见。

太远了,时间在1935年,掐指算算已经过去78年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红军楼,它始终提醒着我们,有一个人、有一段往事,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源远流长。那年8月,大雨滂沱,一伙衣衫褴褛的人脚步踉跄,摸着黑夜从六盘山上翻下来,踩着平凉城的睡眠进入这个叫四坡村的地方。

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枪声过后,一个年轻的生命就留在了这里。

这一留就是78年,78年哪,那时,连他的同伴都不能确定,他们还会不会回来?是不是有人还能记起一个客死异乡的他?他们无法判断容纳他的小小土包能否与大地共存?因为太过漫长的黑夜,让生命滞困日久,太多的生命,眼睁睁看着在他们身边纷纷土墙一样地倒塌……于是,28岁的吴焕先,成为我们这片土地永远的陪伴者。

看过史料记载,一再这样写:红二十五军与宁夏兴隆镇回族兄弟依依惜别后,顺利攻下隆德城,截断西兰公路。8月21日,大雨中在甘肃省泾川县四坡村遭遇强敌,惨烈的战斗中,年仅28岁的吴焕先不幸中弹牺牲——红军队伍中一颗具有卓越领导和作战指挥才能的巨星,从此匆匆陨落了……

这么多年,四坡村安静着,庄稼一季一季,人一茬一茬,草青草黄间,多少故事、多少人物纷至沓来,那些只有在教科书和老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昂扬的红军故事,像是一幕褪色的老电影,更多的时候被我们抛诸脑后。因为当下的粮食、天气和美女,已经让我们疲于奔命、脑塞心堵,谁还会去关心一个死去这么多年的故人?

不是偶然路过,我当然也不会来。这不能说明我的反动,也不能说明我不崇高,因为我知道,明天需要靠今天创造,来到这个世界,生命从来都是个神秘的存在,长久与否,走向何处,更多的时候常常无法自控,只有把握每一天,让自己正常的呼吸吐故纳新,记住一些,也忘掉一些,用当下的每一天去证实自我的存在,夯实生命的重量,让它不要因为短暂而单薄空洞。28岁,太过年轻,这是每一个生命都不该凋零的年龄,也是最最令人扼腕唏嘘之处。

泾水流过这座小城,千年万年,流到了今天,高速公路旋转新时代的车轮,铁路临空飞架,大地震荡,一些千年沉睡的梦都已慢慢苏醒。如今,红军楼上那个年轻的生命,同样已经没有了独自打坐的安然和自在。四坡村,红军楼,日日守望泾水一如既往地流着,它必将流向我们编织的中国梦。那么,就让他出世吧!因为信仰已经像暗淡的星星,慢慢滑下它扫帚一样的尾光……

此刻,仰望,我依然心存敬意,就像对一株草、一棵树一样,那是对生命的敬意。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78年后,我们在一起。

2.红村子

似乎和其它的村子没有什么不同。走进红村子,初春的阳光正暖暖地泻下来,潮湿的泥土散发出雨水的清香和新鲜味儿。地里铺开一层绒绒的绿,晶莹的水珠静静地伏在草叶上。坦荡无砥的田野沉静而宽容。拖拉机隆隆的马达声,在一刹那击破了一个严冬长久的沉默。

然而却有一种无形的东西让它同其它村子迥然相异。那些挺拔、高大而刚强的植物总是更多地生长在红村子,它们韧若钢铁,不屈不挠。或槐、或杉、或杨,傲然挺立,骨气凛然。让红村子在秉赋上多了些生命的硬度。果园村、养牛村、电话村是红村子的另一些名字。在脱贫致富的路上,红村子永远像一面旗帜,远远地把一个背影潇洒地留给我们。再仔细看一看它的主人吧:背上隆起的肌肉和青筋、太阳下燃烧的汗珠是他们定格的特写。黄色的肌肤如黄土深沉,盘曲的青筋若河流蜿蜒。他们爱抽烟,爱光着脚板穿行在果园、麦地、水渠,碾场。他们会在后辈面前渲染与黄土打交道的滋味,没有什么苦能让他们睡在炕上数着日子做梦。他们相信一双手,相信手能创造出甜蜜、幸福和光荣,所以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他仍然将一生中最光辉的岁月都抛洒在这方热土上。儿女们一晃长大了,鸟一样地从山村小小的学堂里飞到了大地方,学习、工作、建设。花了眼睛,白了头发的是和村庄一样老的人,生命的火光虽然愈来愈暗淡,但那烧不坏的筋骨和烧不透的脚印,一串串地,在山梁,在河湾,在田埂,支书难肠了,找他拉一拉话,村干部困惑了,他去打一打精神。这些忙忙碌碌的脚印,成为村庄独特的资源,就像红村子的眼睛,永远牵挂着它的兴衰、荣辱和沧桑。

他们的后人都是他们牵着手带大的。和他们一样,年轻的一代从来没向生活,向苦难屈服过。旱魔侵来时,他们没有低下头,丰收的希望破灭了,老人握一握他们的手,年轻的脊梁就挺得更硬朗了!为了村上第一位大学生手中沉甸甸的交费单,一张张带着全村人体温的人民币就这样交到了这个大学生的手上。村里孤寡的婆婆病卧床榻三年,村里的人自发地轮流端吃端喝、接屎接尿,整整三年,从未间断。没有其它理由来解释关于红村子的故事,我知道,红村子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这种无形的力量源于那个年代,源于地下革命活动的赤焰!——

1947年以后,由于地下党的发展壮大,群众工作的广泛深入,为了适应地下交通工作的需要,工委在交通沿线建立红村子,由共产党控制起来,成为地下传递情报过往的落脚点。先是家家红,后来人人红,先在保长是党员的村子里搞,然后再逐渐扩展。先红一点,后红一片,很多村子因此成为红村子……五十多年过去了,那种力量成为塑造生命和振兴生命的源泉,它孕育了倔强的山,也孕育了不息的河,更孕育了在跋涉中永不服输的人群。

随手抓一把黄土,我能感到滚烫的热情;掬一捧溪水,我会感知生命的回旋。红村子让我感觉到了无形的力量带给我们的伟大创造!

服用卡莫三嗪江苏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有哪些癫痫发作时会意识丧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