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苦难给了我勇气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西部文学
生长在陕北这块地方,是一个人最大的不幸和幸运。   小的时候,家里穷。我五岁就跟着父亲上山种地,父亲前头赶着牛犁地,我就在后头拿着簸箕去点种子。那个时候个子小拿不动大簸箕,只能把簸箕放在耕地的一头,将种子装在口袋等点完了再跑回去拿。一天下来手上脚上磨起来的都是水泡,一触破就钻心的疼,却还没有药可以擦。到了庄稼该锄草的季节,我又随着父亲拿上干粮中午不休息去给庄稼锄草,六月的大太阳晒得脑袋发疼。一到晚上快要回家时,饿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父亲就把我搁在驴背上驮着我回家。我记得有一年打场(把收割回来的农作物种子打出来),我告诉父亲要去上厕所,差点掉进一个几十米深的地窖。据我姑后来给我讲我当时头朝下快要栽进去那一瞬,她拽住了我的双脚,这样算是捡了一条命。那会儿的陕北农村家里人多,尽管这样辛苦一年,粮食还是不够吃。确实太饿了,我偷吃了村里人冬天储存在地窖里的一根白罗卜遭了一顿打,主家指着父亲的鼻子骂我贱骨头,那年我七岁,虽然不懂这个词的含义,但从父亲的脸上我能看出贱骨头这三个字有多重的分量。要知道,在农村做这样的事全家人是一辈子抬不起头的。父亲无奈之下就送我去上了学。   我常说我这辈子是离不开陕北这块地方了,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命运就和这块黄土地牢牢地绑在了一起。我上学后,父亲就搬出了农村在一个砖厂打工,一天做两个人的活。白天给人家推车子往起来垒土胚子,晚上顶着几十度的高温在砖窑里出砖。我稍稍长大了一些、懂事了一些,每天放学就去捡别人喝掉的饮料瓶子卖钱,虽然不多,但是可以买铅笔。上学最怕的就是开家长会,因为其他孩子的父母亲都是干部,而我的父母是农民,为了这个没少受别人的嘲笑,经常一个人摸眼泪。我以前的梦想就是长大了我也要当干部,我不想再因为我让我的孩子也像我一样让别人孩子看不起。   我现在常常想,要是我当时不去偷吃别人家的那根萝卜,会不会我也像我的父辈们永远都在黄土地上打转。这两年家中变故很大,家搬了好几回。父亲说他老了,也不想去外边了,最终还是回去了。他说我和你爷一辈子都没离开那,你以后再不要回来了。我突然   心中无限凄凉,锥刺一般的疼,眼泪在眼眶打转。今年五一回来,我特地去了一次老家。老院子里的几孔窑洞坍塌了,听四爷说当年打窑洞的时候我还没出生,父亲就在这里安了家。到学校不久,父亲打来电话说四爷过世了,我说我五一回去他还让我买烟来着,怎么突然就没了。父亲不说话,只是叹息。   我知道父亲是对命运的无奈而叹息,是对生生世世活在黄土地上的祖辈们可怜的身世而叹息。   不知怎么地,我竟然做起了文学梦。父亲虽然不懂文学是什么,但是知道我在做正事,就不阻拦。说要写就好好写,做什么都不要违背了良心,咱们家从老先人手上都没做过亏人事,你要是做了,祖宗都不饶你。我暗笑他的正经。   上了大学,零零星星写了几篇文章,凑合着出了一两本书。就像姜老师在《许愿花》的序里说:“但这与一个人长长的一生相比,都只是惊鸿一瞥。”   黄土地给了我疼痛又给了我勇气,所以我说生长在陕北这块地方,是一个人最大的不幸和幸运。陕北的孩子命中缺水,但是却塑造了敢于吃苦的精神。            江西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山西治疗癫痫医院湖北治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家随州哪家治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