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春湖洗月(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优美句子

一、雪泥鸿爪

立春过去不久,年前最后一场冬雪渐渐消融。先是湖冰破裂,脱落,一个个解体成为浮在湖面上的小小冰山。凝神细听,可以在夜晚听到细微的碎裂声。白天的时候,气温上升,阳光也和煦起来,照射到湖面上,一块一块的浮冰倏忽就融化成了新鲜的湖水。再是湖堤内外的褶皱里,积雪慢慢缩小,缩小,白色坚守的阵地被黑红湿润的泥土一点点侵蚀,地表很快裸露出来,枯草上还顶着水珠,最后白雪小成了一坨,表皮上顶着琉璃般晶莹的水汽。

燕子飞来湖上的第三天,朋友专门封了印花信笺,用狼毫写了小楷字,托人捎我,说是“昨日湖畔徘徊,听有鸟呢喃,初以为耳误,抬首远眺,忽见燕子数点,振羽于湖上,喜不自禁,特请来湖观鸟”。

朋友醉心诗词,常有雅兴,每次呼我,多不用电讯,常央一位邻家菜农,进城寻我,或捎口信,或寄“彩笺”,颇有古人意。我也觉得颇为受用。他前几年身体有疾,久治不愈,前年辞职归隐,在湖畔筑一木屋,圈半亩闲田,围上篱笆,养鸡伺鸭,种菜除草,读书写字,品茶作诗,过上了神仙生活。没想到,两年不到,他竟然面色红润,恶疾俱去,看上去发黑了不少,目亮了许多,脚步也日显轻快。

我记得前些年韩少功先生急流勇退,从天涯海角直接归隐至湖南乡下,建宅造屋,安身立命,撸袖除草,挽腿下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并写出了一部醉心自然的《山南水北》,让好多人欣羡不已。朋友没有韩老爹的文才,做不得大文章,但是心态情趣与韩先生如出一辙。我常说他,古有陶潜归隐田园,今有你筑庐湖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真是高人。朋友笑笑不语,把一把紫砂壶递给我,里面的正山小种红茶香气袅袅,我接过来啜饮一口,温暖熨帖,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了。

这两年,每年春湖冰开、春燕归来,即是我们与湖有约,观湖开茗之日。这一仪式看上去附庸风雅,其实在我们心里甚为庄重。俗话说,三月三,燕子飞满天。其实,大多数时候,到了二月中旬,就可以看到燕子低飞的身影,听得到湖畔树枝上燕子的呢喃。我们都喜爱这种具有诗性又具有烟火味的黑色鸟儿。我和朋友以它的到来为春天纪时。

燕子真是一种美好的小鸟。在湖畔所有的鸟类中,这种身形轻便、黑羽空灵的俊俏鸟儿,以其动作灵活、快捷,“忽焉在左、忽焉在右”的迅疾而像一道黑色的闪电般闪出一道耀人光线;它又因为南飞北往、念旧恋家的候鸟习性,彰显着“怀旧思故”的精神意蕴而受人喜爱。它通体黑色的羽毛,绸缎一般光滑,春空里飞来飞去显得尤为高贵;然而,它不慕富贵,爱在普通人家屋檐下筑巢的习性,让它极“接地气”,受到乡人一致的欢迎。它们辛劳勤恳,开春之后,天空中最忙碌要数燕子了,只见湖畔沟边,它们把一粒粒春冰融化后的泥丸衔回来,又一粒粒排列整齐地粘起来,不厌其烦。它们的巢穴,其图形设计、材料施工,以至最后的几何之美,足可以与最厉害人类建筑相媲美,真让人叹为观止。

在乡村,有两类鸟大受欢迎。一是喜鹊,二是燕子。但喜鹊很少飞进村人的宅院,它们常在村外徘徊,筑巢于湖畔路边高高的树端,与人有一定的距离感。所以燕子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低姿态,成为与村人最为亲近的鸟儿。它们筑巢于房内,日夜穿梭于窗户门扉,常栖落于院内,在树枝上叽叽喳喳,亲昵得像是每个家庭的一员。它不仅样貌俊俏,还不甚惧人,行事做鸟不像麻雀那样鬼鬼祟祟。麻雀是乡下人的孩子,草根一族,无论走到哪里,仔细还可以看出耳朵后面没洗净的泥垢。再加上麻雀羽毛蓬松,颜色灰麻,平日里缩头缩脑,飞起来呼啦啦如惊弓之鸟,样子不够漂亮,筑巢也不讲究(常在石罅里、墙缝里,胡乱塞一些草叶毛羽便罢),所以,麻雀自然无法与燕子相比。

尤其,它是一种候鸟,每年春天,从南方回来得特别早。往往立春不久,它们就迅速起程,在途中日夜兼程,一路飞来,早早给家乡父老带来南方春消息。记得小学《语文》课本上有一课,就是写燕子的,彩色的插图鲜丽生动,让人终生难忘。

“一年之计在于春。”湖堤朝阳的地方,春雪刚刚融化,泥土还湿漉漉的,甚至背阴的地方,还残留有白色的积雪,燕子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它们飞来飞去,一刻不停地衔泥往返,屋檐下,房顶下,一粒一粒的泥丸从嘴巴里吐出来,带着母鸟和父鸟的体温、唾液、疼爱与关怀,开始筑巢。它们一旦选好房址,就锲而不舍,往返于湖边屋内,开始一个浩大的“盖楼装修”工程。湖边的泥地上,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到布满了燕子们细小漂亮的脚趾印,像一幅幅美丽的写意画。其间辛劳,可想而知。但燕子是一种聪明的鸟儿,知道劳逸结合,在劳作的间隙,每一次往返,它们常常三五成群地站立在树梢上、电线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有一首儿歌,我们几乎每人都耳熟能详——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为啥来

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我驱车赴约,老远就听见春冰坼裂的声音,仿佛湖水冰封了一个冬天的心事慢慢解融、化冻;长长的湖堤上,两列垂柳婀娜而立,腰肢变得柔软,蛋黄的绿珠子挂满了一串一串,正是“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正是“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行走在湖堤上,老远就看见一池绿水漾啊漾的,仿佛一大块就要涨溢出来的翡翠,于是,一个冬天郁结的胸怀又有了重新盛开如莲的喜悦。

春夏秋冬,季节轮转,湖水绿了又白,白了又碧;芦苇青了又黄,黄了又青。萌动与枯败,结束与开始,它就像一个人一样每年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燕子的啁啾,成为春湖荡漾的声音;白水渐深的转变,变成春湖扑满的颜色。一群或飞翔或停留伫立的鸟儿,羽翅掠过水面,绽放开的层层涟漪,多么像久久不平的心事?

这些年,每当春燕归来,我便来湖边,寻那雪泥鸿爪,看那春水葳蕤,面对一座湖,观察一座湖,思考一座湖,想像一座湖。湖就成了我生命的挚友,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也成了我生命庄严的仪式和归宿。这些年,我站在湖边,看到了许多白云苍狗的变迁,也感受到了许多不变的永恒。星光垂下来,明月升起来,湖风吹起,白雪落地,我也如一只劳碌的春燕,寒来暑往,不停地为自己的生命筑巢,我挥动疲惫的羽翅,奔波于江湖与家之间,负重前行,我把自己累得灰头土脸、几欲跌落,却忘了要有燕子树枝上呢喃的诗意。

忽然记起东坡写给子由的一首诗,有这么两句,写的真好——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一、春水洗耳

融冰之后的第一池春水,一眼看到,心马上就会乱了。那鲜嫩之色,变化成一千万条丝线,把人的心轻轻缠住,像三月蔷薇倾吐出的繁花,每一朵都美得发颤。那层层叠叠的颜色,无法用语言来描摹。

暗褐色的岩壁,紫青色的板石,还有湖畔嫩黄的杨树林,翠青色的垂柳,浓绿的苍柏,点燃着或粉或霞的桃花,统统都将颜色倒映在湖水中,湖水马上变得五彩斑斓。——一种颜色是孤单的,在整个春天里不能为季节增色,只能衬托出春色的寂寞;而如今,在高与低,远与近,前与后,动与静中,各种颜色互相点染,互相爱恋,互相传情。这分明是一个颜色的仓库,黑色的湖底是永恒的底子,再起来一层是水草的嫩黄和浓绿,再高起一层是苍天的碧翠与湛蓝;而这中间,到处都镶嵌着的是桃花的颜色,而这桃花的色彩是流动的,也是变化的,今天与昨天不同,明天与后天有别,时间掌握了一切颜色,又无奈着一切颜色。深的会成浅的,浅的会变成深的,高的沉沦为低层的色彩,低层的又升起为烟雾般的朦胧,直至最后,随风吹走。风把颜色吹走。这静静的湖上又有着流动的色彩,一只七彩的山鸡呼啸着从狭窄处湖面上滑翔而过,把云蒙湖的画面演绎成立体的曼妙的尾音。它穿越着颜色的层次,像百灵嗓音般婉转。

仔细观察,一年四季,湖水的颜色都不相同。冬水净白,秋水湛蓝,夏水苍茫,春水幽碧。山峁和湖畔的积雪融化,冰水注入湖中,一股清流荡漾着,唤醒水底的水草和食草家族。三月的季节,湖面下流淌着的是活跃的翠绿色的汁液。不需几日,绿色就会喷薄出来。泊舟湖上,白天与夜晚也不相同,此处与彼处亦有区别。但每一处都有着细微的妙处,我用照相机的微距拍出了湖水开出的花,一瓣上由深而浅的颜色的流动,苹果花的白,丁香的香,花萼上张望春天的小眼睛,小眼睛里忧伤的神情,神情中爱恋的怅惘和甜蜜,怅惘和甜蜜里水漉漉的情感,情感的眼神中看不到情人的空空荡荡。花期那么短,繁花那么多,满湖的花色,满眼的绽放,云蒙湖这层层叠叠高高低低的颜色啊,我还能对你说些什么呢?

湖水是暖的也是冷的,是张扬的,也是沉默的,是混乱的,也是绝情的。它比烟花寂寞,比喧嚣热闹,它暖,足可以让人跪下来亲吻之,感受向死而爱的暖流;它冷,可以让人肝肠寸断,彷佛体验那擦肩而过和失去拥有爱的资格的爱情的绝望。在云蒙湖上看水,就像一场恋爱——爱到暧昧也好,爱到绝望也好,爱到一句明知要违背的承诺也好,爱到一句含糊不清的表白也好——这一切都有,这一切又都没有。这就是云蒙湖的颜色带给我们的感受。这个譬喻固然拙劣,但却是恰切的。它只把淡蓝色的月亮映照在湖心深处,晃呀晃的,晃得你眼晕,心碎。于是,千里百里的人都来拍照,把长长的镜头对准了湖水,却找不到了颜色的影子。这些颜色就这样热烈而克制着,克制,冷静,而又艳而不淫,媚而不荡,是邻家女孩的素朴,是青梅竹马的无猜,是一见钟情的相许,是生死不离的允诺。

在别人的笔下,我见到了许多美妙的春水,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憨态,有“伤心桥下春波碧,曾是惊鸿照影来”的忧伤,有“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清丽,有“野渡花争发,春塘水乱流”的野性……但都不如云蒙湖的春水来得素朴而真实,简单而亲切。那幽碧的颜色,是新生生命的颜色,是瓦尔登湖上卢梭的文词,是一个亲人的气息,是一位朋友的初心。

不仅如此,那初春的湖水,摸上去柔柔的、滑滑的、凉凉的,鲜嫩得像初生婴儿的皮肤。这时的湖水,既没有夏季的粗粝浑浊,也没有秋冬的寒凉刺骨,有月的夜晚,它静静地躺在那里,把满湖清辉藏起,湿漉漉的大月亮像洗过了一样,从湖底冒出来,渐渐升高,直到挂上对岸的山峁上的树梢。张若虚写过一首千古绝唱,说的是海上生明月的美妙情景——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湖上的月亮没有大江大海上的动感,没有汹涌波涛的烘托,它只是安静着,一点一点地往上升。每个夜晚,那月亮都是从湖心升起,像是被春水洗过一般。洗过的月亮那么鲜亮,那么妩媚,美得让人心疼。

夜泊湖滨或湖心,面对一座湖,走进一座湖,亲近一座湖。轻轻掬一捧清凌凌的湖水,洗一洗风尘,洗一洗我们的耳朵。

一年的浊音入耳,红尘塞耳,耳朵里灌满了太多世俗的靡靡之音。把春天的耳朵喊醒,洗去耳朵里一年来听到的花言巧语、阿谀奉承,洗掉耳朵里的恶意中伤、造谣滋事,那些长时间积累的谎话、假话、大话成为耳垢、耳屎,会让我们成为一个聋者。太多的浮躁的会议、太多火气旺盛的训斥,太多铺天盖地的资讯,都会让我们喘不过气来、耳背耳沉,甚至让我们每天成为故意装聋作哑的人。

春湖洗耳。一捧湖水,洗净凡尘,把我们的耳朵打开,让我们可以去听一听鸟叫、听一听湖水生长的声音、听一听鱼虾的呓语,听一听风,听一听雨,听一听来自大自然的细微拔节的声音、求爱的声音、吮吸的声音、交媾的声音(春声是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在它面前,莫扎特、柴可夫斯基都统统要往后排)、听一听你我内心最隐秘的话语。

掬起一捧春水,连同那一枚明晃晃的月亮,我把脸埋进水里,听到了一个湖整个冬天的所有心事。

二、长堤钓月

环形长堤绵延三百余里,由北向南,一路穿越旧寨、桃墟、重山、界牌四个乡镇。从跨湖大桥开始,环绕一圈,又回到跨湖大桥结束。长堤圈起的几万亩湖面,进了三月,一律碧波荡漾,水草疯长,鱼虾欢腾;场地外围的田野植物生发,绿意葳蕤,半空里始终氤氲着一带蓬勃的生命之气。

跨湖桥是后来兴建的,在湖的北侧细腰处,即使如此,也有几公里长。从重山的山头上鸟瞰,桥面仿佛一条飘带,细腰收束,天堑变通途。旧寨沿湖是一带茂林,有几十公里之长,高大的落叶乔木在初春里挂满毛茸茸的绿叶子,低矮的灌木丛枝条柔韧,细叶喷薄,点缀出高低不同的层次,错落有致。桃墟是春秋时期鲁国的御桃园,几千年来一直盛产优质蜜桃,被称为“天下桃都”,鲁国公会见齐侯的遗址至今尚存,三四月份,桃花盛开时候,沿湖蜿蜒几十公里,几亿朵桃花铺成一片红云,薄薄的弥漫四野的粉红,成为空气的颜色,随风四处流淌,呼吸到肺里,有一股温和甜腻之感。界牌是省道上的交通要镇,占据湖的南侧,毗邻孟良崮主峰,成为舟车要塞,而重山一带群山,隆起来形成山峁又拐回来,山脚斜着伸进湖里,陆地上与旧寨接壤,在跨湖大桥处戛然而止,山峁下臂弯里就有了一片宁静的水域,成为湖水拖蓝的胜景。

山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武汉在哪看癫痫病比较好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
上一篇:【流年】情撒丽江一个梦(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