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昆明池水荡蛟龙(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中考作文

我们村南有条铁路,这条铁路的路基远远高出两边的田野,自东而西绵延而去。

雨过天晴时,站在村口可见悠悠南山。朗朗天光之下,南山便与这铁路合二为一,有似一座硕大无比的群山盆景,而这条铁路就变成了这盆景的底座,这盆景极是壮观!若恰逢有火车经过,则又成一幅景象。那火车拖着一股长长的白烟,发出激越的呼啸声,活象一条腾云驾雾、摇头摆尾的蛟龙。有时象是这蛟龙在莽莽的秦山峰岭之间嬉戏穿行,有时又象这蛟龙驮了峰岭在天地间随性翱游。若是下面有水,这龙就活了,这景也就更真切些。不过,有那一望无际的碧绿的庄稼衬托着,风儿一吹绿浪起伏,也恰似那荡漾的水了。

村前那条铁路当年也曾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的乐园呢!

记得有一次,大家在铁轨上坐了两行,撸起胳膊挽起袖子,学着大人的样子五马长枪地开谝了。就见唾沫星子从一个个稚嫩的小嘴里溅出,飘落到脚下的枕木和石子儿上,现出一个个小小的黑点,风一吹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谝”是秦地方言,“谝”即聊天、吹牛。其实大人们吹牛也不过如此,除了睡沫星多了些,风一吹照样烟消云散。

大家聚在一起最爱谝《西游记》。有人说孙悟空武功第一,有人说二郎神第一,最后好象还是捧二郎神的占了上风。论武功旗鼓相当,若论门第孙悟空只是个野猴,那二郎神可是玉帝的外号,他都高神一等,更不要说猴了。中国人讲门第观念连小孩子都懂,连小孩子都知晓孰贵孰贱。同比不了哪就环比。猴子与神没可比性,猴子与老牛都是动物、也都出身草莽,有可比性。有人质疑:孙悟空和牛魔王都有七十二般变化,而且还拜过把子,但大闹天宫时老牛又跑到哪儿去了?大家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

是的,中国的社会是论资排辈的,在论资排辈时其出身往往起着重要作用。另外,当今许多的人物干正事时不见踪影,若有了利益,那怕是蝇头小利,便一个个人五人六地登场了。争起利来不顾嘴脸,甚至不惜刺刀见红!

这时有人吵烦了,嘈嘈道:“看了《西游记》,不如放个屁!不谝了,打火车去!”

这时,顶上冒着白烟的火车鸣叫着由远而近隆隆开来。大家顿作猢狲散,朝铁道外边退去。有一个家伙怪火车扫兴,气不打一处来,梗着脖子叫嚣道:“火车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长着铁头铜沟子么?我让他个后腰”!说着,他就背对渐行渐近的火车,双手叉腰,两腿跨了个马步。当然了,火车真扑过来时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火车鸣着长笛,呼啸而过时恼怒地喷出一股白雾,那气流猛烈得能把人吹个跟头。大家也恼怒地将手中的石子儿掷向火车,随后传来嗖儿、嗖儿的撞击声。若是石子儿击中了客车上的玻璃、或伤着了窗口的人,见要惹出乱子了,大家朝两边无边无际的庄稼地里一哄而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日月如梭,岁月如歌。

一眨眼,好多年就过去了。虽时时感叹“不睹旧耆老,但见新少年”,但那些铁道边的故事却一直让人记忆尤新,回味无穷!

一个晴初霜旦的日子,心血来潮,聊发起少年之狂,三步并作两步急火火地驰回老家,就为找一份昔日那无忧无虑的快乐而悠闲的感觉!但见老家还在,南山也还在,那条铁路依然横贯在村前,田野里照例有碧绿的庄稼。只是南山有些昏暗,田野的绿里间杂了一些裸土的昏黄。让人失落的是:那昔日有似蛟龙的火车这些年来却再无踪影,高高的路基上那两条无限平行的铁轨布满着斑斑的锈迹,那昔日的辉煌与热闹似乎早已成了过去。这里冷清了好久了。

当年,这条铁道从城里伸过来,打从我们村边经过,自东而西一直通到西南方向的南山脚下。南山脚下有几个大工厂,这条铁路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为它们修建的。顺路,我们村以及沿途的乡党们,从此便也都搭上了这趟火车。这很荣耀、也很幸福。听说有些地方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火车长啥样!这让大家心里很受用,觉得天子脚下这地方到底不同凡响,高人一等呢!

火车每天早晨从城里开过来,打我们村前经过时一声长鸣,七点一刻。返回时又一声长鸣,九点四十。第二趟是下午四点半和七点,很准时!有人甚至连闹钟都省得买了。

忽然有一天,这火车的鸣叫声听不到了!一天,两天,大家终于憋不住了,细一打问,方知“铁老大”嫌没有效益,停开了。

没有客车的日子起先还不大习惯,久而久之便也渐渐淡薄,直至淡忘。没了火车,看来也没短了谁一顿饭!不过,许多人还是耿耿于怀:当年为这铁路咱出地出力、毫无二话,今天就为哪几个钱连嘴脸都不顾了!

信了那句话: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千年的煌煌帝都,一夜之间成了废都。昨天还是炙炙热土,刹那便为边缘角落。悲催呐!不过也不用太悲催,昆明池不是近期又破土而出、飞黄腾达了?还有,阿房宫遗址上也有了彩旗在飞扬!这些个时髦的大事件,足以让大家再次沸腾起来的,而且决不亚于当年修这条铁路那么令人振奋。昆明池筑成时,那庆祝的场面也决不输给当年这铁路建成通车典礼时沸腾的景象。

据说有人提议给这条铁路赋予新的使命:把这条几近闲置的铁路变成城市的轻轨客运线。虽这些让人振奋的信息让人有时觉着捉摸不定,但心里总算能长长出口气了:这曾经的天子脚下,无论过多久总还得比别人强!另外,我们村青一色刘姓,说不定真与大汉的皇族有渊源呢!

不过,我还是老记挂着那条铁路。因为它承载了我童年众多的欢乐。古昆明池是皇家的,日后这铁路若能浮现在这昆明池水上,也应该算是有皇家背景了。那身价自然也会扶摇直上的了!

沧海桑田,桑田沧海,世事往复来回走上这么一糟,人间又定会产生出无数个令人无限陶醉、刻骨铭心的故事呢!

等昆明池有了水,火车有如蛟龙,在碧波万顷的昆明池水之上穿梭。远外是悠悠的南山,山顶缭绕着缕缕闲云。那山、那水、那闲云、那蛟龙,那不正是古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长桥卧波,未云何龙”的幻境么!

古人无缘,或许我等有缘呢!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西安的医院哪家治癫痫更专业?癫痫发作时会意识丧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