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圈(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中考作文

一、父亲讲的传说故事与手腕上的圈

我手腕上有个圈是父亲告诉我的。起初我并没有特别在意,小时候,有年清明节,父亲带我和妹妹去上坟。祖坟里埋着我们爷爷奶奶、曾祖父曾祖母、曾祖的父亲母亲,还有旁支的一些亲戚,以及一些没长大就夭折了的长辈。我们砍了草,培了土,点了香,烧了纸,挂了契,磕了头,正准备回家,父亲却又带领我们朝另外一个方向再跪拜一次。我们很奇怪,拜啥呢?父亲只说,拜就是了。在回家路上,父亲悠悠告诉我们,你们手腕上有个圈呢。父亲又说,不只你们手腕上有,每个人都有呢。我伸了光手瞧,对呀,是有一个圈。我看父亲,父亲的皮褶比较多,又添了些伤痕,不太明显。妹妹不同了,胖乎乎的小手,像一根索子深深勒了进去。

都有,这有什么?眼睛鼻子也都有啊!父亲嘿嘿笑,外省人就没有,北京上海的没有,山东山西的没有,只有四川人有呢!为啥呢?父亲面色有些暗,其实我们祖先原本也不是四川人,手上也没有圈的,但是那一次被抓来后,就有了。从哪儿抓来的呀?湖广嘛,湖广填四川嘛……湖广在哪儿呀?为啥要抓我们祖先呀?谁抓的呀?什么时候抓的呀?抓来干嘛呀?我们祖先咋就要让他们抓呀?

父亲显然对我这么多提问很不适应,他生气了,不再开腔。但过一会儿,他又忍不住讲道,押送我们祖先的人可毒了,怕他们途中逃跑,就用牛皮筋扣住两只手腕,再反剪到身后,绞成个死结。我们祖先想要挣扎也不能了,越挣越紧啊!还有,他们又用牛皮筋先一个一个接起来,谁要想跑,牛皮筋就会扯得别人痛,别人也不答应呀。久而久之,牛皮筋就长进肉里去了……

牛皮筋咋会长进肉呢,我可不信。咋不信呢?湖广到四川,几千里路程,爬坡上坎,翻山越岭,白天走,黑夜走,一年复一年,是生铁也长进肉了,何况是橡皮筋……父亲不喜我追根究底,他想迅速结束他的故事,就总结式地说道,从此,我们后代人手腕上就有个圈了。

我可不满意,我觉得父亲的圈画得太早了,王子和公主结婚后,从此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别给我讲童话故事!我说,爸你骗人,就算牛皮筋长进祖先手腕里,可我们没系过牛皮筋呀,我们手腕上咋也有圈呢?那是传下来的呀,你爷爷的模样不就传给我,我的模样不就传给你了吗?那不一样啊,模样是自己的,当然能传啊,牛皮筋不是自己的,也能传啊?咋不能传呢?不是自己的,慢慢就变成自己的了嘛!你看我们四川人,都喜欢双手背在身后走路。你知道为啥吗?这就是那时候被绑出来的啊……

二、小时候玩过的几种圈子游戏

滚铁圈。滚铁圈就是手拿一根带钩的铁棍,驱动一个铁圈在地面上滚动。当然,也不一定是铁棍,竹竿木棍也行,关键是那个钩。钩必得是强有力的,又弯曲的东西。强有力的,才能保证铁圈持续不断前进,否则,连自个儿都可能折断了。弯曲的,才能把住那个圈,让它始终在掌控之内。铁圈远了,一钩,它就过来了;铁圈近了,一推,它又出去了。但是真正会玩铁圈的小孩,他可以不要钩的。随便啥东西,也不管它是直是弯,都能把铁圈驱动。甚至不借助外物,单用手指就成。

滚铁圈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平衡。看一些小孩,简直就是滚铁环的高手。他们手一伸,就把铁圈钩起来,一抖,铁圈就转起来,一顿,铁圈就停住,一放,铁圈还自个儿转起来。看看要倒了,再一粘,铁圈又直起来端端地走。这都是平衡的道理。但这道理是没法讲的,只能自己摸索。或许就是个熟能生巧吧,玩儿得多,自然就会了。我不怎么会的。小时候父亲不准我玩,他只要读书。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他信这话。

套圈。套圈就是把一个圈子扔出去,套在一件东西上。套中,算成功,套不中,算失败。套圈靠的是手上力道,重了轻了都不行。也不全是力道,还要靠力道的柔和度。这有点像投篮,投篮最重要的就是讲力道的柔和度。柔和度是啥呢?有的说是得把篮球拨转起来,有的说要抛出弧线。但是有些人,手型糟糕姿势难看,他愣是一投一个准。

套圈和滚铁圈不一样,套圈一般不会一个人玩,至少得两人,而且还得打赌。在同样的距离上,用同样的圈,扔同样的个数,谁套的越多,谁就赢。赢啥呢?那时候我们只能赢橡皮擦、铅笔头之类,或者是一些零食。钱是没有的,就算有,也不赌,赌钱那不成坏孩子了?

也有套圈赌的。参加工作进城后,我常常看见公园里稍宽点的地方,摆着许多套圈游戏。一张油纸布上,放一排小玩意儿,瓷娃娃、绒娃娃,也有的是饮料、香烟、白酒。物品的摆放很有层次,近小远大,近廉远贵。玩的人,一次性花钱向摊主购得几个圈,十个,二十个,随你套,套到啥,啥就是你的。当然,套中的少,主要是圈很小;而且圈有弹性,套到了,又弹出来了。

跳房。地上划几个圈,成阶梯状往上延伸,越远,圈越大。游戏的道具呢,是用棉线把玉米粒串成几个圈,绑成一团。没有玉米,其它粮食也成。游戏的规则是,先把玉米串扔进最近的那个圈,然后单脚跳着把玉米串从近的圈一级一级往远的圈踢去。踢完一轮后,背转身,把玉米串反投进其中一个圈里,这叫背房,投中的这个圈就是他的房。是他的房,他自己就可在那个房里行走自如了。别人呢,却就不能涉足这个房了。要是误进了,你就得把你自己的房退出来一个。没有房的,就罚一轮不跳,干看着别人升迁。

跳房游戏的妙处,就在这背房上。会玩儿的人,他们首先选择的是背大圈,远圈。你想啊,圈越大,越远,别人要单脚跨过去越不容易;而你呢,却如履平地。这有点像给别人使绊子。你背的房越多,给别人使的绊子就越大,别人要逾越愈困难。你要是把所有的房都给占去了,别人可就没得玩儿的了。不过要背身投中,也不容易,你得有力气,有准头,有柔和度。这有点像套圈,不过是反的,不是拿圈套物,而是以物中圈。

钻火圈。严格地说,这不算是我们玩过的游戏。我们只看过。那时候,乡下经常有耍把戏的来。在宽敞的草坪上,扯出一个大棚子,把戏在棚子里耍。棚子旁边开一道很小的门,买票。耍把戏的除了美女攀索、小丑逗笑外,也有动物表演。棚子两边高高地拉一根钢丝,一只肥重的山羊,踩着细细的钢丝从这边走到那边。钢丝中间还有一只小小的盘子,山羊走到那里,收起双脚,缩拢一堆,踩在盘子里,纹丝不动。还有猴子表演。猴子悄悄从驯兽师一口箱子偷出衣服鞋子首饰,穿戴在自己身上。甚至一下摘掉驯兽师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做出一副沐猴而冠的样子。

我们最爱看的还是狮子钻火圈。一只威风凛凛的雄狮从笼中跑出来,棚子里所有人都怕得不行,有的甚至后退着一下踩在别人身上,一些大人赶紧捂住自己孩子的眼睛,怕给吓住了。但驯兽师却微笑着,全然没有怕的意思,还用鞭子在狮子屁股上直抽打。狮子被打痛,似乎发怒了,转过身来,顶毛高高竖起,张开大嘴,龇开牙齿,冲那驯兽师大吼一声,作势要向他扑过去。但是驯兽师不但没后退,反而迎了上去,把一只手臂直伸进狮子的大嘴里。观众席上又是一声惊呼,有些人脸吓得发白,有的人软软地歪到地上。但是驯兽师却把又把手从狮子大嘴里取出来,展示给大家看,完好的,一点损伤也没有。

接下来是表演的高潮:钻火圈。火圈很小,四周浸满油,正熊熊地燃着。满身是毛的庞大狮子,要从这火圈里钻过去,真是一件困难而又十分危险的事情。狮子必须尽量收缩自己,缩成一个筒状,否则,很可能就碰在火圈上了。而且它的速度必须特别快,要形成一股风,把封住圈子的火焰冲开,绝不能让一星半星的火苗沾在毛上。狮子显然也明白它所面临的危险,而且显然曾经多次经历过这样的危险,可以看出,它身上的毛,很多地方都有被烧过的痕迹。

狮子在火圈前局促着,旋转着,就是不去钻。驯兽师挥着鞭子狠狠地鞭打它。我看见它埋着头,低吼着,眼睛向上斜瞪。我从它眼里看出了愤怒和仇恨,它低俯下身子,昂起头,朝驯兽师伸出它尖利的牙齿,强劲的爪子。大家都紧张得手心出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狮子!要是这狮子朝驯兽师扑过去,或许他半边脑袋就没了……但狮子吼一阵,徘徊一阵,最后还是乖乖地收缩了它的牙和爪,驯服地往火圈一跃而去。

吹气泡。气泡算不算圈子?吹气泡算不算圈子游戏?吹气泡有两种,一种是一次只吹一个,一种是一次吹很多个。吹一个的情形是这样的,最先它很小,皮很厚。但是随着圈子的长大,边界就越来越薄。当它薄得只剩下一层水雾的时候,它再也撑不住,无声无息就消失了。吹很多个的则不同,很多个圈子从嘴边飞起,向四面八方涌去。我们不知道它们都涌到哪里去了,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爆了,什么时候爆的。我们沾起肥皂水,又开始吹第二批……

三、数学老师讲述的圈子

数学老师向我们展示一样工具:圆规。他把圆规的一支脚钉在黑板上,另一支脚绕黑板一周,一个圈就画成了。数学老师告诉我们,一个圈的构成,有两个关键因素,一是心,一是径。有了这两样因素,便可以确定平面内所有点与圈的关系。如果点与心的距离小于径的长度,那么这个点就可被划定在圈内,反之就在圈外了。这个规定非常严格,数学老师强调,我们的几何重要的就是确定图形的大小、相互的位置和彼此的关系,所以我们绝不能搞错了。

数学老师又告诉我们,事实上,平面内不仅仅一个圈,有很多圈。但是不管多少圈,每个圈都是有一心一径的,其它所有点都是根据此心此径确定各自与圈的关系、位置及秩序的。圈和圈的关系有很多种:外离、外切、相交、内切、内含。两个圈要是处在外离状态,那最好了,各顾各,谁也碍不着谁。外切最重要的是切点,它是两个圈最关键的桥梁和纽带,两心连接,必通过切点的;过切点的直线,与一个圈相切,必与另一个圈相切,等等等等。这些规则都是围绕切点展开的。数学老师说,解题的时候,我们绝不能忘了这个切点。两个圈相交,交叉的那一部分我们得特别警惕,因为它既属于这个圈,又属于那个圈,它具有两面性。通常情况下,我们是把它涂成阴影部分。数学题目中,最常见的是计算阴影部分的面积。这就是说,我们不但要清醒地找到它们,还得把它们的大小和范围精确地鉴定出来。两圈关系中,最不好看的是内含。数学老师愁眉苦脸瞅着那两个内含的图形,我们也觉得越看越不好看。一个圈包含在另一个圈内,却又有两个心!它们不但不好看,还很不稳固,很危险。我们瞅着它们,我们觉得它们动荡不安,它们的出路只有两个出路,要么到内切,要么到同心。内切了,里面的圈会在外面的圈里不停地转来转去。不过,虽然转动,内切圈的心和外圈的心距离却是固定不变了,这样它们也就稳固了。同心呢,两个心合二为一,当然,这是最漂亮最稳固的图形。

圈有多种,有实圈,有虚圈。实圈不用说了,它就摆在那儿,谁是心,径是多少,哪些点在圈内,哪些点在圈外,一目了然。虚圈则大有深意了。数学中有一种证明共圈的题目,那个圈隐藏在叉叉角角的图形中,就像我们看的某种迷宫图,没有好的眼力,你是看不出来的。而且就算你看出来了,也不行。数学不是看不出的,数学是要讲证据的,证据不充分,或者推导有误,你就要得付出代价。

还有一种虚圈,我们称为辅助线,它是打通题目关节的罪重要的图形。有了它,我们的问题可能就迎刃而解了。聪明的人,有能力的人,是绝不会轻视它的。反而是一目了然的那些点、线、面、角、圈、体,它们明白准确,但是做习题的时候最该忽视的就是它们,要眼中无它们,只把镊子伸进去,把那个细瘦的、忽隐忽现的虚圈拈出来。

数学老师看到我们目瞪口呆的样子,笑笑说,你们怕啥呢,这还都只是平面几何中的小儿科问题呢。数学老师是初中数学老师,他告诉我们,到了高中后,点、心、径、圈都会动起来的,它们之间的关系就会更复杂了。一个点最先可能在圈外,但只要运作它,让它动起来,它也可能就进入圈内了。还有,圈也不再是我们看到的平面的圈,它会旋转起来,成一个立体的球。球再加上时间、岁月的变化,它还可能成为一个四维的图形。当然,这些东西太复杂,现在和你们说你们也懂不起,将来会另有老师教你们的。数学老师给我们初中阶段的某一课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圈。

四、三轮用双脚画圈

和数学老师不一样,三轮用双脚画圈。三轮不但和数学老师不一样,和开发商也不一样。开发商用手画圈。开发商手上戴着白手套,他从怀中拈出根不锈钢指挥笔,双手一拉,指着一张地图轻轻一画,于是三轮就只能用双脚画圈了。

这个过程具体是这样的:原先,三轮也是用手的,不过他握的不是小巧的指挥笔,是粗大的锄头。一锄接一锄,从头顶到脚下,每一下画的都只是半圈。他画了大半生,一个圈也没有画完整。他老早就不满意自己只能画半个圈了,也想过换种画法,但最后他叹口气,算了吧,画半个就画半个,恐怕这一生也就只有画半个的命了。其实画半个也是不错的,人啊,认命吧。

常见的老年人癫痫病药物无意识、双眼上翻抽搐是癫痫病发作吗西安癫痫医院在哪找癫痫病人应注意什么